当前位置:首页 >> 宝积经

第六十九卷 大宝积经

作者:菩提流志 译 时间:2019-06-04 17:42:33阅读次数:

第六十九卷 大宝积经

高齐北天竺三藏那连提耶舍译

菩萨见实会第十六之九广果天授记品第二十二

尔时,八亿广果诸天,见诸阿修罗、伽楼罗、龙及龙女、鸠槃茶、乾闼婆、夜叉、紧那罗、摩睺罗伽、诃罗伽阇天、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梵摩天、光音天、遍净天等,供养如来,闻授记已,欣喜踊跃,皆得称心;入一一法门,从一一法门见无量法门,于一切法门得无量辩、不断辩、相应辩、解脱辩、无著辩、无碍辩、微细辩、甚深辩、种种辩、美妙辩、相续辩;于诸辩才皆悉知已,于如来所敬信尊重,而作是言:“世尊,有陀罗尼名无量门,若有菩萨修集是陀罗尼者,当知得彼不断辩等,于一切境界中心不迷惑,是诸境界无有一法非陀罗尼。是菩萨摩诃萨得是陀罗尼时,于诸法中悉得陀罗尼解辩才无碍。若菩萨住是无量法门陀罗尼时,于五阴入、十二入,入十八界,入于诸根,入四谛,入十二因缘,入于众生入及非众生,入于有入非有,入于取相入非取相,入于依入非依,入于空入于我,入于相入非相,入于愿入非愿,入于有为入无为,入如是一切处,得不坏辩才。是菩萨于阴入中得陀罗尼,所谓色阴者即非成就。何以故?无有少色法得成就者。何以故?地地界性非成就。如是水、火、风界性亦非成就。何以故?地性离故。若法无体性,是名非成就;如是水、火、风性自离故,以法无体性,是故非成就。如是色非成就,以非成就故,不可说名过去、现在及以未来。何以故?色非有法故,是故不可得。若色不生者即是不灭,以不生灭故,即不可说。复有如是说,所有过去色、现在未来色,此等和合名为色阴,其色体性亦不可得,何有过去、现在、未来?是故色阴非是可说。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故阴入即是陀罗尼入,以陀罗尼入故,阴不可得;以阴不可得故,陀罗尼亦不可得;以陀罗尼入不可得,唯是但名,但用,但假,但是世俗,但是言说,但是施设,非阴、非色,亦非色入,亦非陀罗尼体性可得。何以故?所谓阴等非是作法,以非作法故,无有积聚;以积聚故,得名为阴。譬如世间多物积聚,假名城屋、舍宅、殿堂、重阁、楼阙、窗牖、栏楯、城壁、女墙、却敌、寮孔,周回具足名之为城。彼色性即不可得,无有积聚;以无积聚故,即便无色,亦无色阴。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性不可得,无有积聚;以无积聚故,即便无识亦无识阴,彼诸阴入应如是知。彼眼入者是谁入?谓苦入。何者是眼?谓清净四大所造色名为眼。何等是四大?谓清净地界、水火风界。彼净地界性自离故,以法体不可得,彼即非成就。如是清净水、火、风界体性自离,以法体不可得,彼即非成就。如是眼入非成就,是故不可说言过去、现在、未来。何以故?眼入非物,以非物故不生不灭,若不生灭者即是不可说。如是眼不生灭,入亦不生灭;以不生灭故,即是不可说,应当如是知,唯是但名,但用,但假,但是世俗,但是言说,彼名名体亦离自性。何以故?无有一法得名为眼,名为入,名为苦;以名不可得,是故眼入亦不可得;以眼不可得即是陀罗尼入,是陀罗尼入亦不可得。何以故?性自离故,但名,但用,但假施设、世俗言说,如是以眼入入得陀罗尼,得陀罗尼已便得辩才。当知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亦皆如是。于彼界入得陀罗尼眼,眼体不可得,界体不可得。何以故?眼离眼性故,界离界性故,以法体不可得,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不生不灭;以不生灭故,彼即非过去、非现在、非未来,但名,但用,但假,但世俗,但言说,但施设。彼名离名自性,乃至施设亦离施设自性。若法无自性不可得者,即是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即非生灭;以不生灭故,彼即非过去、非现在、非未来。若于三世所不摄者,彼名即非相,亦非想,非用非假,非有为非可说,非来非去,非可为他说非可显示,非可知非可识,非黑非白,非窟宅离窟宅故,非至非可至故,非得非可得故,非证非可证故,非凡夫亦非凡夫地,非声闻亦非声闻地,非缘觉亦非缘觉地,非菩萨亦非菩萨地,非佛亦非佛地,非地亦非非地,此即是真如不异如非非如,寂灭无相但用但假。谓如来者,但世俗故说名如来,非第一义有如来也。何以故?彼法不可得故无如来。于彼界入,应当入如是眼耳鼻舌身意界、法界、意识界。如是一切余界亦应知,应当如是广入法界。

“世尊,彼法界说言阴时,而不坏彼法界本性;说言入时说言界时,说言四谛时,说言十二因缘时,亦不坏本法界体性。彼法界随所说处,一切诸法建立名字,皆不坏彼法界体性。世尊,譬如地界随其所在作异名字,而不坏彼本地界性。世尊,如是法界随其所在作异名字,亦复不坏法界本性。如是水、火、风界亦复如是。世尊,譬如虚空随其所在差别异用,而不坏彼虚空体性。世尊,如是法界随其所在差别名用,而不坏彼法界体性。世尊,入诸根时即是入法界。言诸根者,所谓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男根、女根、命根、乐根、苦根、喜根、忧根、舍根、信根、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未知欲知根、知根、知己根。彼眼眼体不可得根,根体不可得。何以故?是眼离眼自性故。以法无体性,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彼即不生,若不生者即是不灭;以不生灭故,不可说言彼是过去、现在、未来;若于三世中不生灭者,彼即非眼亦非眼根,云何有用?应如是知。世尊,譬如空拳虚诳无物,但有名字乃至言说,于第一义中空拳亦无如是眼及眼根。犹如空拳虚妄非实而现虚相诳惑凡夫,但有名字乃至言说,于第一义眼及眼根俱不可得。如是世尊得一切智已,为度众生故说名为根;彼等诸根于第一义,性自离故根体皆空。其法体空者用亦虚妄,非有非实诳惑凡愚。离自性故不生不灭,不生灭者不得说言彼是过去、现在、未来。若于三世中无者彼即无名无相,非可说非可为他说,非生非可生,非已知非当知,非已闻非当闻,非识非可识,非已证非当证,非已得非当得,非已见非当见,非已到非当到。何以故?彼非有故。世尊,譬如有人于其梦中受乐喜笑呓语游戏,是人尔时从寐寤已,忆念梦中受乐游戏,念已求之不见不得。何以故?彼人梦中受乐喜笑呓语游戏,尚自无实,何况寤时?若见若得,无有是处。世尊,如是诸根,犹如梦中受乐游戏,实不可得;如是一切诸法体性亦不可得,以不可得故,不可说言彼是过去、现在、未来;若于三世中不可得者,彼即不可说。一切诸根当如是知。世尊,若入法界即入一切法,入一切法即是入法界。

“世尊,入四谛法即是入法界。何等为四?谓苦、集、灭、道。世尊亦说一切诸法皆悉是空,非众生、非命、非补特伽罗、非想、非相,我等于此法中无有疑虑。世尊,以无众生故亦复无苦。何以故?众生无处苦谛亦无。以无苦故集谛亦无。何以故?无如是因而无果者。世尊,以无集故灭谛亦无。何以故?无集谛故亦无断集。以无灭故道谛亦无。何以故?无有是道不断集者。世尊,道果者谓是灭谛,彼烦恼不可得断,烦恼灭亦不可得,以灭不可得故道亦不可得,无有如是道而无其果。此四圣谛但是分别虚妄非有,以非有故,不可说言过去、现在及以未来;若于三世中不可得者,彼即非生非灭,非相非想,非设非可设,非示非可示,非显非可显,非语言非可语言,非言辞非可言词,非说非可说,非见非可见,非知非可知,非识非可识,非测非可测,非达非可达,非到非可到,非得非可得,非闻非可闻,非见非可见,非对非可对,非证非可证,非白非黑,非明非暗,非去非来,非浅非深,非清非浊,非畏非安,非缚非解,非憎非爱,非烦恼非清净,非智非非智,非路非非路,非坏非非坏,非摄受非非摄受,非生死非非生死,非可得非不可得,非众生非非众生,非命非非命,非寿者非非寿者,非我非非我,非物非非物,非空非不空,非相非非相,非愿非不愿,非依非不依,非有为非无为,非断非常,非邪非正,非实非妄,非妄想非非妄想,非处非非处,非宅非非宅,非知非不知,非舍非修,非生死非涅槃,非觉非不觉,非凡夫境界,非声闻境界,非缘觉境界,非菩萨境界,非佛境界,非境界非非境界,非作非不作。如是入谛即是入法界,入法界已即得陀罗尼,得陀罗尼已即得辩才。

“入十二因缘即是入法界,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渴爱,渴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是众苦大聚。如是无明灭则行灭,乃至忧悲苦恼灭众苦大聚灭。世尊,彼无明无明体不可得。何以故?性自离故。若法无体性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非生非灭,非生灭者即非过去、非现在、非未来;若于三世中不可得者,无名无形,无相无想,亦非差别,是但名,但假,但用,但世俗,但言说。为教化一切凡夫众生故,彼无明于第一义实不可得,不可得者即非差别用,亦不可说。世尊,若是但名乃至但施设,彼即非实,唯是虚妄、言说分别、觉观非定,但是戏论。彼无明若无自性者,云何能生行?无明无故行亦不生,以不生故,彼即不老不病不死不流转即不生。何以故?若不生者云何有老?以无老故乃至不生。若不生不死者,即是一切过现未来诸佛菩提,但世俗名字,非第一义。所言无明即是菩提,当知诸有支亦复如是。如是入十二因缘,当知即是入于法界。

“世尊,如来不生,一切诸法亦不生,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如来不灭,一切诸法亦不灭,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如来无相,一切诸法亦无相,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略而言之,如是无相不可得,非垢非净,非爱非憎,法界不可识,亦复不可知。世尊,真如者即是如来,一切诸法即是真如,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实际者即是如来,一切诸法即是实际,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随所法中即有如来,于其法中即有一切法,是故一切法即是如来。世尊,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彼诸众生是计著见。何以故?如来不二,菩提亦不二;不二者,不能觉悟于不二。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转于无上法轮。彼诸众生是执著见。何以故?如来非进退。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灭度无量众生。彼等一切皆是执见。何以故?一切诸法实无众生,是故无有得灭度者。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利益无量众生。彼等一切是取著见。何以故?如来不为利益众生,亦复不为不利众生出现于世。世尊,若复有人于未来世作如是言:;如来舍寿。彼诸众生皆是执见。何以故?法界无摄受亦无舍故。世尊,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如来入于无余涅槃界。彼诸众生是计著见。何以故?法界非生死,亦非涅槃。世尊,若复有人于我所说法,能决定知者,彼诸众生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不退转。世尊,假使法界有其变异,是诸善男子、善女人能如是信者,必定当觉无上菩提无有变退。”

尔时,八亿广果诸天,于世尊所演说自己所证法已,头面礼足,右绕三匝,却住一面,合掌而立,异口同声,以偈赞佛:

“敬礼善逝知法者, 那罗延力大导师,

怜愍一切胜牟尼, 方便示现于真实。

既自了知一切法, 如实显示诸世间,

稽首无量功德身, 智慧最胜无上士。

如是真实微妙法, 圣说相应无有异,

世尊无等大医王, 能令众生法眼净。

敷演八种真圣路, 为得无上大菩提,

归敬无量功德身, 智慧最胜无上士。

显示菩提正直道, 毕定趣向大涅槃,

获得无等胜菩提, 寂灭安隐最坚固。

度脱多亿那由他, 轮回生死苦众生,

顶礼无量功德身, 智慧最胜无上士。

观察五阴悉空无, 阴体毕竟不可得,

彼阴即体离诸观, 唯诳愚惑痴众生。

凡夫于此悉被缚, 犹如猕猴胶所粘,

智者于斯得解脱, 游行无碍如空风。

诸界即体性自空, 一切智人如是说,

彼空亦空无自性, 究竟求之不可得。

凡夫于此皆被缚, 都由不知真实性,

智者观察得解脱, 于其三界无所著。

诸入无体自空寂, 一切智人如是说,

犹如空拳虚非实, 诳惑愚痴众生辈。

凡夫妄起取著心, 皆由于法生疑惑,

坠落生死皆丧坏, 犹如商人没巨海。

彼等诸根性自空, 毕竟推求不可得,

譬如镜中现面像, 其像无实毕竟空。

凡愚无智于此著, 正由不知真实法,

犹如众鸟入罗网, 亦如渊中所钓鱼。

众生无体离生相, 依真求之不可得,

譬如壁上彩画像, 究竟无实众生性。

凡夫无智而取著, 皆由不知真实义,

智者观彼得解脱, 犹如卵生出于[穀-禾+卵]。

因缘生法悉无常, 皆悉空寂离攀缘,

譬如梦中所受乐, 非实诳惑痴凡夫。

愚无智慧为彼缚, 由不思量妄分别,

智人观察得解脱, 犹如飞鸟出笼网。

如佛功德不思议, 一切诸法亦如是,

诸法无相如牟尼, 法体寂灭如涅槃。

诸法无依如如来, 于其三界不取著,

是故所有成佛者, 皆由得知此义故。

诸法无怖如世尊, 不起自身及他想,

诸法难思如导师, 唯佛能知导群生。

法无分别如善逝, 非是凡夫心所行,

是诸如来妙境界, 唯佛大圣能了知。

若有无智作是言, 佛证无等大菩提;

若复有人作是言, 世尊已转妙法轮;

若复有人作是言, 善逝已度那由众;

彼悉为见之所缚, 皆由不知真实性。

若人谓佛如是说, 杀害行阴及与命;

若言十力入涅槃, 利益无量众生已;

彼人一切皆执见, 入于魔罗之所缚,

不能解知真如法, 以不知故不知佛。

若有善知是非者, 彼皆能知大导师,

当获无上功德聚, 成佛怜愍于世间。

斯即真如无变易, 一切诸法离疑惑,

人中无上最胜尊, 我等已知如是义。

如是广果诸天众, 咸皆于法得尽知,

对佛导师自演说, 现己内心净信解。

一切欣喜无疑虑, 各自见已当成佛,

此是如来微妙法, 彼即自受导师记。”

尔时,世尊知广果诸天深信具足,于佛法中决定无疑,欲令大众种善根故,而现微笑。尔时,慧命马胜以偈问世尊言:

“智慧导师功德山, 非是无因而现笑,

我从善逝亲自闻, 世尊现笑必有因。

如来示此微笑相, 令众皆受清凉乐,

天人修罗大导师, 唯愿演说笑因缘。

今见如来从面门, 所现微笑甚清凉,

此诸众会悉怀疑, 一心瞻仰如来面。

大悲最胜人中上, 愿说希有微笑因,

世间若得从佛闻, 决定必除疑惑心。

世尊彼等诸天众, 咸皆演说自授记,

以何功德获何果? 愿说成佛神通事。

开演微妙梵音声, 唯愿普断诸有疑,

一切大众闻佛说, 皆悉踊悦甚欣喜。

斯等合掌皆一心, 净信瞻仰恭敬住,

佛子天众各思惟, 希求无上大菩提。

是诸众会有疑惑, 唯愿如来为除断,

必当得力知是非, 具足成就一切智。

得闻如来八种音, 天众靡不皆喜悦,

当得护持如来教, 随顺正法如说行。

观察知彼天心已, 无上大智愿解说,

以是大众生欣喜, 于佛法中得信解。

今于导师愿得闻, 天众过去所修行,

若蒙如来解说已, 所愿皆悉得满足。

广果诸天如法行, 必得成就一切智,

当度世间诸群生, 显示真如法体性。”

尔时,世尊即以偈答慧命马胜曰:

“善哉马胜汝知时, 今者问我正是宜,

我为广果诸天辈, 于此大众现微笑。

今当为汝分别说, 咸皆一心共谛听,

所现微笑因缘义, 汝及大众悉得闻。

如来具足一切智, 观察因缘有三种,

二足德聚正观已, 而现微笑示世间。

有乐住于涅槃者, 少智微浅愿声闻;

复有乐住默然者, 志求辟支佛菩提;

复有乐求世导师, 成佛大力那罗延;

我观彼等深信已, 随所乐欲而度脱。

为求声闻示现者, 当知是其最下笑;

应当知我中品笑, 为求辟支而示现;

马胜当知此上笑, 为诸天众授佛记;

我说此三解笑因, 所谓最下及中上。

善解世间胜导师, 而作微笑现瑞相,

佛知众生欲三乘, 愿乐求证于圣果。

为求声闻现笑者, 微笑光明从足没;

为求辟支所示现, 当知笑光入脐轮;

为受无上十力者, 其光从佛顶上入;

马胜汝今应当知, 微笑因缘有三种。

我向所现微笑光, 彼光于我顶上没,

当知先所现微笑, 悉为无上菩提记。

我今当更为汝说, 微笑复有三种因,

善哉马胜及大众, 一心静意俱谛听。

前现微笑为佛者, 其光即从顶上入;

有光少时住身腰, 须臾没者为辟支;

我现微笑放光明, 暂时在于足前住,

斯光随乘而变现, 当知此为声闻人。

今复更说微笑因, 马胜谛听有三种,

导师所放诸光明, 出已围绕于十力。

其光既出皆疏散, 还复速聚绕身腰,

渐渐转复更增广, 亦还右绕于如来。

有光初停后广大, 渐渐右绕于我身,

彼光悉遍世尊形, 与身俱等无有异。

其光庄严佛身相, 晖赫犹如真金聚,

牟尼所放微笑光, 当知此光记刹土。

有光出已犹如盖, 于上遍覆世尊身,

有光如华空中住, 其光照曜于导师。

彼光一切皆右旋, 三匝围绕如来身,

当知此光记寿命, 出世大智现斯瑞。

斯等三种微笑光, 善逝随根差别现,

马胜汝今应当知, 此是三种微笑因。

世间导师所现相, 善知众生深信乐,

今于如来教法中, 汝等闻此得除疑。

是诸广果天众等, 其数满足有八亿,

广说微妙正法门, 各于异刹得成佛。

寿命具足无有量, 经由多劫住于世,

是故如来现斯瑞, 广大光明五种色。

此诸天众于过去, 三十有六僧祇劫,

常得值遇诸世尊, 亲承供养习诸善。

又复经于三十六, 阿僧祇劫广修行,

斯等大士住世间, 供养如来未曾倦。

思惟救度众生故, 数数勤修供养佛,

供养世尊应其宜, 希求无上大菩提。

彼诸天众未来世, 当得作佛那罗延,

成妙牟尼功德山, 其劫号曰胜金幢。

是诸如来各自住, 清净庄严国土中,

彼佛同号日光轮, 具足无量功德聚。

一一如来各住世, 经于无量那由劫,

此诸善逝所集众, 无量无边不可数。

一一导师成佛时, 所有声闻弟子辈,

十力住经那由劫, 算数彼众不可尽,

若有算师悉共聚, 亦算彼众不能尽。

当时所有诸菩萨, 倍多于彼声闻众,

皆悉发心住佛乘, 愿得当成一切智。

于其清净国土中, 悉当成佛具十力,

是诸菩萨所修行, 皆如本师无有异。

彼诸如来灭度后, 正法兴显久住世,

经于十二那由劫, 为诸佛子所护持。

此诸佛法炽盛时, 有发无上菩提心,

其数过于恒河沙, 皆悉勤修菩萨行。

彼诸善逝灭度已, 所有一切声闻众,

斯众皆悉得涅槃, 过于大海诸沙数。

如是彼诸佛正法, 具足兴显于世间,

饶益无量诸众生, 彼教如法大兴盛。

如是闻佛所说已, 一切大众皆信解,

必当得成佛世尊, 广能利益诸群生。

是时众会悉欣喜, 头面礼拜如来足,

无等恭敬于善逝, 如法供养天人师。

是故踊跃发精进, 犹如有人救头燃,

常应亲近善知识, 勤修般若波罗蜜。

此是见实胜进行, 汝等比丘应修习,

当成无上二足尊, 功德如山利世间。”

本文链接:第六十九卷 大宝积经

上一篇:第六十八卷 大宝积经

下一篇:第七十卷 大宝积经

热门精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