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宝积经

第一百三卷 大宝积经

作者:菩提流志 译 时间:2019-06-04 17:43:06阅读次数:

第一百三卷 大宝积经

隋三藏达摩笈多译

善住意天子会第三十六之二开实义品第二

尔时,大集众中有上首天,所谓善住意天子、善寂天子、惭愧天子,与如是等九十六亿诸天子俱,一切皆行菩萨之道,咸共往诣文殊师利所,至其门外右绕七匝;绕七匝已,然后雨天曼陀罗华,其所雨华遍覆虚空,高十由旬成华网台,形如宝塔。时,文殊师利持此华台,供养世尊;供养已,即以神力,令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国土虚空之中华网遍覆。是华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皆大明盛,复雨天曼陀罗华。尔时,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闲雅安详从精舍出,更以神力,令所居地,自然而有七宝妙座。其座巍巍具足庄严,文殊师利敛容整服,升此宝座。时,善住意天子,见文殊师利升宝座已,即以顶礼文殊师利足,退住一面。一切诸天,亦皆顶礼文殊师利足。

尔时,文殊师利如是思惟:“谁于今日,堪任与我在世尊前对扬深法?谁为法器,能受如是不思议句、甚难证句、无处所句、无所著句、无戏论句、不可得句、不可说句、甚深句、真实句、无碍句、不可坏句、空句、无相句、无愿句、如如句、实际句、法界句、无形貌句、不取句、不舍句、佛句、法句、僧句、智慧满足句、三界平等句、一切法无所得句、一切法无生句、师子句、勇猛句、无句句?如斯说已,谁听者乎?”于是,文殊师利复更思惟:“今此唯有善住意天子,已于过去供养多佛,入深法忍,具足辩才,当能与我处世尊前共谈实义。”

尔时,文殊师利如是念已,即语善住意天子言:“天子,汝今已得甚深法忍,又能具足无碍辩才。今当与我诣世尊所,对论如是深妙义乎?”

时,善住意天子报文殊师利言:“大士,我如是说,彼若于我无有语言,不为演说,不存咨问,亦无报答,无佛法众,断灭三乘,无生死,无涅槃,不合不散,不启不发,不出声音,除诸文字,如是说者我当共谈。”

文殊师利语善住意天子言:“天子,我如是说,彼能于我,无听无闻,无读无诵,无受不持,不思不念,不取不舍,不觉不知,不闻我言,不为他说。所以者何?诸佛菩提本无文字,无心离心,无有觉悟,虽假名说其名亦空。”

善住又言:“大士,今者且为诸天子说。斯诸天子,于大士说乐欲听闻。”

文殊师利言:“天子,我终不为乐听者说,又亦不为闻受者说。所以者何?凡有听受则为取著。云何取著?所谓我著、人著、众生著、寿命著、士夫著。以取著故便有听受,如是听受,当知彼住三种缚中。何谓三缚?一见我缚,二见众生缚,三见法缚。天子,若无如是三种见缚而听法者,当知彼住三种净中。何谓三净?一不见自身,不分别,不思念,不证知;二不见说者,不分别,不思念,不证知;三不见所说,不分别,不思念,不证知。天子,是则名为三种净也。天子,若有能作如是听者,是平等听,非不平等。”

尔时,善住意天子赞文殊师利言:“善哉!善哉!快作斯说。大士,若有能作如是说者,当知即是不退转说。”

文殊师利言:“且止!天子,汝今不应妄想分别菩萨退转。何以故?若使菩萨有退转者,彼终不能成等正觉。所以者何?是菩提中无退法故。”

善住复言:“大士,若如是者,当于何处有斯退转?”

文殊师利言:“天子,当知从贪欲故有退转,从瞋恚故有退转,从愚痴故有退转,从有爱故有退转,从无明故有退转,乃至从十二有分生死所生故有退转;从因故有退转,从见故有退转,从名故有退转,从色故有退转,从欲界故有退转,从色界故有退转,从无色界故有退转,从声闻行故有退转,从辟支佛行故有退转,从分别故有退转,从执著故有退转,从相故有退转,从取相故有退转,从断见故有退转,从常见故有退转,从取故有退转,从舍故有退转,从我想故有退转,从众生想故有退转,从寿命想故有退转,从士夫想故有退转,从福伽罗想故有退转,从思想故有退转,从系缚故有退转,从颠倒故有退转,从我见故有退转,从我见为根本六十二见故有退转,从诸盖故有退转,从诸阴故有退转,从诸入故有退转,从诸界故有退转,从佛想故有退转,从法想故有退转,从僧想故有退转,如是乃至;我当成佛、;我当说法、;我度众生、;我当破魔、;我得智慧,从是诸想故有退转。如是,天子,若能不分别如来十力,不分别四无所畏,不分别十八不共法,不分别一切根、力、觉、道,不分别诸相好,不分别庄严佛国,不分别声闻,不分别菩萨,乃至不分别一切分别退转者,是名不退转。”

尔时,善住意天子复白文殊师利言:“大士,若如是者,当于何处得不退转?”

文殊师利言:“天子当知,从通达佛慧故得不退转,从空故不退转,从无相故不退转,从无愿故不退转,从如如故不退转,从法性故不退转,从实际故不退转,从平等故不退转。”

善住意言:“大士,若如是说,一切诸分别无分别,二俱不异。所以者何?皆从思惟分别生故,是故得言彼有退转。”

又问:“如是退转为有法耶?为无法乎?”

文殊师利言:“非有非无如是退转。”

善住意言:“大士若尔,何处退转?”

文殊师利言:“若有若无,是虚妄取,是颠倒取,是不如取,彼则不取亦非不取。以是义故,得言退转;而彼退法不可说有,不可说无。何以故?若有无中有退转者,彼即为过。所以者何?若有法退转则堕常边,无法退转则堕断边。然世尊说不住常中,不住断中,非断非常。世尊所说,天子,若彼于先不真实想,而彼证知,则名非断非常。天子,是为菩萨退转法门。”

说是法时,十千天子得无生法忍。

文殊神变品第三

尔时,善住意天子白文殊师利言:“大士,今可俱行诣如来所,奉见顶礼,咨受未闻,亦因此时如法问难。”

文殊师利言:“天子,汝莫分别取著如来!”

善住意言:“大士,如来何在而言莫著?”

文殊师利言:“即在现前。”

善住意言:“若如是者,我何不见?”

文殊师利言:“天子,汝今若能一切不见,是则名为真见如来。”

善住意言:“若现前者,云何诫我莫取如来?”

文殊师利言:“天子,汝谓今者现前何有?”

善住意言:“有虚空界。”

文殊师利言:“如是,天子,言如来者即虚空界。何以故?诸法平等如虚空故。是故虚空即是如来,如来即是虚空,虚空、如来无二无别。天子,以是义故,若人欲求见如来者,当作斯观,如实真际觉了,是中无有一物可分别者。”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复以神力,化作三十二所重阁宝堂,辇轩具足,四面正方,四角有柱,周匝栏楯,宝网交络,殊特妙好,高显巍巍,具足庄严甚可爱乐。诸堂阁内咸有胜床,众宝所成,天衣覆上。其床各有化菩萨坐,具三十二大人之相。

尔时,文殊师利普现如是庄严事已,遂更与彼莲华化佛,并化菩萨,及此宝辇、重阁、殿堂、诸菩萨众,俱往佛所,绕佛七匝,并亦围绕比丘众已,踊在虚空,光明普照众会道场,四面而住。

尔时,文殊师利后善住发,忽然在前,先至佛所。善住意天子反更后到,白言:“大士,吾发在前,更在后至。仁从何路乃至于斯?”

文殊师利言:“天子,假使供养满恒河沙诸如来等,稽首为礼,终不见吾往来进止。”

尔时,华台诸化菩萨,及宝堂中诸菩萨众,同声说偈,赞叹如来:

“已曾供养过恒河, 不可思议诸世尊,

炽然修行求菩提, 是故超出天人上。

光明妙色三界雄, 牟尼众相实奇特,

为众宣说甚深法, 无有寿命及人我。

世尊行施持净戒, 忍辱精进具修禅,

智慧清净三界表, 我礼彼岸最胜尊。

其有发意求菩提, 则受天人妙供养,

若于深空无疑惑, 当绍出世大法王。

过去诸佛等正觉, 现在一切两足尊,

常说如是诸法空, 本来无相亦无作。

众生体性不可得, 何有生者及死灭?

本既无来亦无去, 一切诸法如虚空。

如彼化人观众事, 虽复示现而无真,

世尊说法亦如是, 斯皆虚诳同幻梦。

恒沙世界满中宝, 持以布施一切人,

若能修忍善说空, 如是行施超于彼。

复于恒沙诸劫中, 供养诸佛天人上,

奉献香华及众具, 为求菩提离世间。

得闻如是甚深法, 无有众生及命人,

当知彼得明净忍, 是为供养十方佛。

于无数劫行布施, 衣食象马及众珍,

当知彼非解脱因, 以有我人众生想。

归命灭度人中尊, 救济众生无量数,

诸法皆空本清净, 如是解脱智庄严。

诸佛出世甚难值, 得闻正法生信难,

人身难得今已获, 善哉佛法汝顺行。

已得蠲除斯八难, 永绝迫窄处空闲,

于诸正法得信行, 应当勇猛发精进。

若闻法已应正思, 不可闻声即取著,

汝等常行阿兰若, 必当速疾成人雄。

近善知识及法师, 应速远离诸恶友,

汝于众生平等想, 慎勿妄起我人心。

常乐多闻持禁戒, 捐弃舍宅坐林间,

腐药治病莫诈善, 亦恒乞食受粪衣。

一切有为即无为, 等同一相如阳焰,

若了实际见真如, 疾成无上菩提道。

当观五阴犹如幻, 内外诸入如空舍,

世尊常说如斯法, 法等于彼莫生著。

贪欲瞋恚性自空, 愚痴我慢分别起,

彼法已灭今亦无, 如是知者得成佛。”

如是诸化菩萨说是偈时,彼会众中二万二千众生,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五百比丘漏尽意解,心得解脱;三百比丘尼,远尘离垢,得法眼净;七千优婆塞、优婆夷,二万五千诸天子,亦离尘垢,法眼清净;三百菩萨得无生法忍。于是三千大千世界大地六种振动,所谓动、遍动、等遍动,震、遍震、等遍震,涌、遍涌、等遍涌,乃至吼起觉等,亦复如是。

破魔品第四

尔时,尊者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今此瑞相谁之所为,能令如是三千大千世界大地六种振动?又是宝辇、殿堂、莲华座上诸菩萨等,放大光明照斯众会,演说如是微妙深法;复令如是无量亿数诸天子众皆来集会,复有亿数诸菩萨等亦来集也?”

尔时,佛告舍利弗:“斯乃文殊师利威神之力,故现如是妙庄严事,亦令菩萨诸天云集!所以者何?舍利弗,是文殊师利与善住意天子,将诸大众欲来我所,请问如是破散诸魔三昧法门,具足成就不思议甚深佛法故。”

时,舍利弗复白佛言:“世尊,若如是者,何因缘故我观此众,竟不见彼文殊师利?”

佛告舍利弗:“汝宜且待!今文殊师利,已与一切魔王、一切魔众、一切魔宫,作大衰耗;所为神变极妙庄严,将至我所,汝当自见。”

于是,文殊师利即入破散诸魔三昧。三昧力故,即时三千大千世界百亿魔宫,朽故暗冥若将毁坏,其变已现无复威光,令一切魔不乐其所,各自见身,惛耄羸瘠,柱杖而行,诸天女辈变成老母。一切众魔见是事故,心大忧愁,身毛皆竖,惶怖思念:“是何变怪,令吾内外不祥若斯?将无死没时至,果报离散耶?为是世间将坏劫灾事乎?”

彼诸魔众如是念时,文殊师利复以神力,即现百亿天子住在魔前,告魔众曰:“汝勿忧惧!此非汝灾,亦非劫尽。所以者何?今此适有住不退转菩萨大士,名文殊师利,有大威神,道德超世,即时正入破散诸魔三昧法门。以彼大士三昧威神,其事若此,非有他也。”诸化天子说是语时,一切魔王及诸魔众,闻诸化天说文殊师利大士名号,更增惶恐,战悼不安,一切魔宫皆大震动。

时,诸魔王答化天曰:“唯愿仁慈救我危厄!”

诸化天子复语魔言:“勿怖!勿怖!汝等今宜速疾往诣释迦牟尼佛世尊所。所以者何?彼佛如来有大慈悲,若诸众生忧恐煎迫,但往归依,皆蒙安乐,除诸忧苦。”时,诸化天如是语已,即于其处忽然不现。

尔时,一切魔王及诸魔众,闻化天教,莫不欢欣,皆共同心,于须臾顷羸弊柱杖,皆来住于释迦牟尼佛前,同声白言:“大德世尊,愿见救护,愿见救护,免兹变怪困苦大厄!世尊,我等宁受百千万亿诸佛名号,不愿闻彼文殊师利一菩萨名。何以故?我即闻是文殊师利菩萨名时,便大惊恐,若丧自身。”

尔时,世尊告诸魔言:“波旬,汝今何忽发如是言?所以者何?是文殊大士,凡所开导利益众生,亿百千佛昔所未作,今亦不作,当亦不作。唯此文殊师利去来现在,常为众生建斯大事,众生熟已置解脱中。是故汝等虽复闻彼百千佛名,不生苦恼,亦无惊怖。云何而言,我今忽闻一文殊师利名,皆大惊恐?”

时,彼魔众白言:“世尊,我诚惭耻,此弊老身加以惶惧,发斯言耳!世尊,我等从今归依正觉,唯愿哀愍,复我本形。”

佛告之曰:“且待须臾!文殊师利亦既来已,自除汝耻。”

于是,文殊师利从三昧起,遂与无量百千天众,复与无量百千诸大菩萨摩诃萨等,及无量百千诸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等,前后围绕。复作无量百千微妙乐音,复雨如是无量妙华,所谓优钵罗华、钵头摩华、拘物头华、分陀利华,具大庄严,有大神通,威德无极,俱来佛所,头面礼敬,右绕三匝,退住一面。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言:“文殊师利,汝入如是破散诸魔三昧耶?”

文殊师利白言:“世尊,唯然,已入。”

佛言:“文殊师利,汝从何佛闻是三昧?修经几时而得成满?”

文殊师利言:“世尊,我本未发菩提心时,从佛得闻如是三昧。”

又问:“文殊师利,彼佛世尊名号何等,说是三昧令汝得闻?”

文殊师利白言:“世尊,我忆过去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尔时有佛,号曼陀罗华香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出现世时,宣说如是破散诸魔三昧,我于彼时初得听闻。”

佛告文殊师利:“如是三昧云何修得?”

文殊师利白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具足成就二十种法,则能得是破魔三昧。何等二十?所谓:一者、诃毁贪欲破坏贪心,二者、诃毁瞋怒破坏瞋心,三者、诃毁愚痴破坏痴心,四者、诃毁嫉妒破坏妒心,五者、诃毁憍慢破坏慢心,六者、诃毁诸盖破坏盖心,七者、诃毁热恼破坏恼心,八者、诃毁想念破坏想心,九者、诃毁诸见破坏见心,十者、呵毁分别破分别心,十一、呵毁取事破坏取心,十二、诃毁执著破坏执心,十三、诃毁诸相破坏相心,十四、诃毁有法破坏有心,十五、呵毁常法破坏常心,十六、诃毁断法破坏断心,十七、诃毁诸阴破坏阴心,十八、诃毁诸入破坏入心,十九、诃毁诸界破坏界心,二十、诃毁三界坏三界心。世尊,是为菩萨摩诃萨具二十法,毕竟成就如是三昧。

“世尊,菩萨摩诃萨复有四法,具足修行得是三昧。何等为四?一者、建立心行清净调柔,二者、心性淳直无诸谄曲,三者、心无攀缘入深法忍,四者、外内所有一切能施。是为菩萨摩诃萨,具足四法成就三昧。世尊,菩萨摩诃萨复有四法,能得三昧。何等为四?一者、毕竟深心,二者、成就实语,三者、常乐空闲,四者、不取诸相。是为菩萨具足四法成就三昧。复有四法,菩萨成就得是三昧。何等为四?一者、亲近善友,二者、常知止足,三者、独坐思惟,四者、不乐諠猥。是为菩萨具足四法成就三昧。复有四法,菩萨成就得是三昧。何等为四?一者、不破坏戒,二者、不缺犯戒,三者、无所依戒,四者、不望报戒。是为菩萨具足四法成就三昧。复有四法,菩萨成就得是三昧。何等为四?一者、舍声闻心,二者、离缘觉心,三者、住菩萨忍,四者、不舍众生。是为菩萨具足四法成就三昧。复有四法,菩萨成就得是三昧。何等为四?一者、修空舍我,二者、无相离相,三者、无愿除愿,四者、舍诸所有。是为菩萨具足四法能得三昧。

“世尊,时彼曼陀罗华香如来应供正遍觉,说此破散诸魔法门,我从彼佛闻已初修。次复有佛,号一切宝电蔽日月光如来应供正遍觉,我时于彼具足成就。彼佛世尊说此法门时,彼众会中十千菩萨,皆得成就此三昧门。”

尔时,尊者舍利弗白佛言:“希有世尊!今此文殊师利,乃能久远成就如是降魔三昧。三昧力故,能令波旬及诸魔众,发白老耄,形志俱衰,一至斯也。”

佛告舍利弗:“于意云何?汝今言此文殊师利,独是三千大千世界,变此众魔如斯老耄耶?舍利弗,汝今不应作如是见。所以者何?舍利弗,今者十方如恒河沙等,诸佛世界所有诸魔,一切皆悉如是变坏,尽是文殊师利威力所为。”

于是,世尊告文殊师利言:“文殊师利,汝今当且摄汝神力,令彼众魔得复本形。”

尔时,文殊师利受佛教已,告诸魔曰:“众仁者,实为厌患此身仪耶?”

诸魔报曰:“唯然,大士。”

文殊师利言:“若如是者,汝今亦当厌患贪欲,勿著三界。”

诸魔报曰:“善哉!大士,敬闻嘉诲,岂敢有违?唯愿少假威神除此惭苦!”文殊师利遂摄神力,令一切魔复彼天形,庄严如故。

尔时,文殊师利告诸魔言:“波旬,汝所有眼,何者为眼?何者眼想?如是何处是眼?著是眼相,是眼攀缘,是眼障碍,是眼思,是眼我,是眼依止,是眼喜乐,是眼戏论,是眼我所,是眼护,是眼念,是眼取,是眼舍,是眼分别,是眼思量,是眼成就,是眼生,是眼灭,乃至是眼来去。如是等法,为汝境界魔业障碍。如眼,乃至身、意亦如是。又如色,乃至触、法,为汝境界魔业障碍,亦复如是。汝等皆应如实了知。

“复次,波旬,汝所有眼,即为非眼,亦为无眼,为无眼想,无眼著,无眼相,无眼攀缘,无眼障碍,无眼思,无眼我,无眼依止,无眼爱,无眼戏论,无眼我所,无眼护,无眼念,无眼取,无眼舍,无眼分别,无眼思量,无眼决定,无眼生,无眼灭,无眼去,无眼来。如是等法,非汝境界,汝于是中不能为主,无法无力,不得自在,亦无取著。如眼,乃至身、意亦如是。又如色,乃至触、法亦如是。汝等皆应如实了知。”

文殊师利说是法时,众中一万魔王波旬,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八万四千诸魔眷属,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菩萨身行品第五

尔时,尊者摩诃迦葉白佛言:“世尊,我等愿请文殊师利,令我睹见彼诸菩萨摩诃萨等。所以者何?世尊,斯诸大士难可值遇。”

尔时,世尊即告文殊师利言:“汝应当知,今此大众咸皆渴仰,思愿睹见十方所有诸来菩萨摩诃萨身。今正是时,汝应显现。”

于是,文殊师利蒙圣教已,即便告彼法轮菩萨、月光菩萨、除魔菩萨、妙音菩萨、离垢菩萨、寂灭菩萨、选择菩萨、法王吼菩萨,如是等无量菩萨摩诃萨言:“诸大士,汝等今宜各于宫殿自显其身,分明现汝本国形状也。”

文殊师利发斯语已,于是诸菩萨众从三昧起,各现本身,令诸大众一切咸见:或有菩萨,其身高大若须弥山王;或有菩萨,身大八万四千由旬;或有身大百千由旬,或九十千,乃至五十、四十、三十、二十千者;或有身大十千由旬,乃至或有五千、四千、三千、二千者;或有身大一千由旬,乃至或有五百、四百、三百、二百者;或有身大一百由旬,乃至或有五十、四十、三十、二十者;或有身大十由旬者,乃至或有五、四、三、二、一由旬者;如是乃至或有菩萨,身量大小长短宽狭,如此娑婆世界人身无异。当尔之时,此三千大千世界,大众充满,无有空处如杖头许。其中所有诸大菩萨摩诃萨众,一切多是功德巍巍,智慧深远,具足威力,成就神通,放大光明,遍照十方无量百千诸佛世界。乃至一切大威德天,及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大小诸王皆悉充满。

尔时,文殊师利从座而起,整理衣服,偏袒右髆,右膝著地,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于今者,欲少咨问如来应供正遍觉所有心疑。未审世尊,见垂听不?”

佛告文殊师利:“如来应供正遍觉,恣汝所问,当为汝释,决汝所疑,令汝心喜。”

文殊师利言:“唯然!世尊,愿为宣说,我当听受。”

文殊师利言:“世尊,云何名为菩萨摩诃萨?言菩萨者,义何谓也?”

佛告文殊师利:“汝问云何为菩萨,菩萨有何义者,以能觉了一切法故,名为菩萨摩诃萨也。文殊师利,彼一切法菩萨觉者,所谓言说。文殊师利,菩萨云何觉一切法?所谓觉眼、觉耳、觉鼻、觉舌、觉身、觉意。文殊师利,云何菩萨觉眼、觉耳乃至觉意?文殊师利,所谓菩萨觉彼眼法本性空故,如是觉已,终不生念我能觉知;如是觉耳乃至觉意皆本性空,如是觉已,亦不生念我能觉知。菩萨如是觉眼等已,复觉彼色本性自空,如是觉已,亦不分别我能觉知;如是觉声乃至觉法皆本性空,亦不分别我能觉知。是为菩萨觉一切法也。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菩萨觉彼五阴?所谓菩萨观见阴体本性自空,如斯觉故观无相,如斯觉故观无愿,如斯觉故观无欲,如斯觉故观寂静,如斯觉故观远离,如斯觉故观无所有,如斯觉故观无实,如斯觉故观无动,如斯觉故观无生,如斯觉故观无来,如斯觉故观无去,如斯觉故观无真,如斯觉故观无主,如斯觉故观无证,如斯觉故观无知,如斯觉故观无见,如斯觉故观无人,如斯觉故观无想,如斯觉故观不可说,如斯觉故觉但有名,如斯觉故观无我,如斯觉故观分别起,如斯觉故观从缘生,如斯觉故观如幻,如斯觉故观如化,如斯觉故观如梦,如斯觉故观如镜像,如斯觉故观如声响,如斯觉故观如芭蕉,如斯觉故观不久住,如斯觉故观不牢固,如斯觉故观虚妄,如斯觉故观无物。如斯觉故,是为菩萨觉一切法。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菩萨摩诃萨觉贪恚痴?所谓觉彼贪欲因分别起故,觉彼瞋恚因分别起故,觉彼愚痴因分别起故,而亦觉彼分别,空无所有,无物、无戏论,不可说、不可证故。是为菩萨觉一切法。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菩萨摩诃萨觉于三界?所谓觉彼欲界无我人故,觉彼色界无所作故,觉无色界空无有故,觉彼三界皆远离故,是为菩萨觉一切法。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菩萨摩诃萨觉众生行?所谓觉是众生贪欲行故,觉是众生瞋恚行故,觉是众生愚痴行故,觉是众生等分行故。如是觉已,如是证知,如是为说,如是教化众生,如是令得解脱,是为菩萨觉一切法。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菩萨摩诃萨觉一切众生?所谓觉一切众生但有其名,离彼名已无别众生,是故一切众生即一众生,彼一众生即一切众生,如是众生即非众生。若能如是无分别者,是为菩萨摩诃萨觉一切法。又复云何觉一切法?能如是觉菩萨道故,是为菩萨摩诃萨觉一切法。”

尔时,世尊重明此义,以偈颂曰:

“觉眼及与耳, 自体常空寂,

不言我能觉, 是名为菩萨。

观鼻及与舌, 本性无所有,

不分别我觉, 是名为菩萨。

智慧观察身, 亦觉意自然,

觉已为他说, 是名为菩萨。

色声香味触, 意所乐诸尘,

觉知本性空, 是名为菩萨。

觉色及受想, 诸行与识心,

一切斯同幻, 是名为菩萨。

五阴聚如梦, 觉彼无一相,

不分别我知, 是名为菩萨。

不生亦不出, 无作复无言,

如是说唯名, 彼名亦非物。

觉贪欲瞋恚, 斯由分别起,

彼分别无体, 毕竟终自空。

痴亦分别生, 分别因缘生,

缘此生诸见, 诸见不可得。

觉察三界空, 一切无真实,

于彼不可动, 故名为菩萨。

欲界不成就, 皆缘分别起,

色有无色有, 一切不牢固。

众生之所行, 智者悉明了,

贪欲与瞋恚, 及彼愚痴等。

一切诸众生, 即彼一众生,

智者无所觉, 不念彼众生。

诸法之所起, 悉因颠倒生,

觉彼颠倒者, 知颠倒真相。

智慧甚微妙, 不取诸音声,

觉已无所著, 故名为菩萨。

能舍己肉身, 终亦无依止,

如是觉真实, 乃名为菩萨。

至持戒彼岸, 亦不念彼岸,

觉戒行法如, 无生亦无尽。

慈心遍众生, 不得众生相,

觉彼众生际, 但以假言宣。

勇猛大精进, 深心厌有为,

见三界空虚, 证无上等觉。

常入微妙禅, 无著无所依,

无住无攀缘, 智者定如是。

能以利智刀, 断除诸见缚,

观察法界性, 无割亦无伤。

若人真觉了, 一切法如实,

应时利众生, 乃名为菩萨。”

本文链接:第一百三卷 大宝积经

上一篇:爱染明王心咒全文

下一篇:第一百四卷 大宝积经

热门精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