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法念处经

正法念处经 第十一卷

作者:般若流支 译 时间:2019-06-04 16:50:04阅读次数:

正法念处经 第十一卷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地狱品之七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无终没入。是彼地狱第九别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盗杀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有邪见身口意业。业业普遍。作业究竟乐行多作。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彼地狱无终没入别异处生。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足。五倍更重。邪见所作。以不正闻他人所教。有如是心。若以虫蚁蛇蟒鹿马而着火中。火既欢喜我得大福。生胜世间。火所烧者魔醯首罗世界中生。若人以火烧众生者。则得无量胜大福德。如是愚痴邪法所诳邪见之人。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无终没入别异处生。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彼有铁山。火焰甚炽。广五由旬。其山普遍地狱火燃。阎魔罗人驱地狱人令上彼山。烧脚腰髋背臂头项手足耳眼。乃至头脑。烧已复生。生已复烧。时节长远。无有年数。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彼邪见人既脱彼处。于五百世生于食屎饿鬼之中。一切身分皆悉焰燃。于夜中行。众人所见。彼恶业人。如是鬼中既得脱已。生在畜生作萤火虫。身有火焰。于夜中行。一切人见。白日风吹。日光所炙。身则内烧。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大钵头摩。是彼地狱第十别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以要言之。身口意业普遍究竟。作而复集。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大钵头摩别异处生。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有邪见。彼邪见人有如是心。于大斋中。若杀丈夫。得称意处。造作如是邪见恶业。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大钵头摩别异处生。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彼地狱处。如钵头摩在彼须中。金刚棘须。五百由旬。地狱罪人。钵头摩金刚棘中。彼金刚棘。破坏彼人一切身分。无针头许不被刺处。无地狱火不遍烧处。身疮焰燃。如是久时。常烧常煮。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二百世生于食屎饿鬼之中。彼处脱已。于五百世生畜生中。作孔雀等。常食恶毒。既得脱已难得人身。如龟遇孔。若生人中同业之处。常困贫穷。系属他人。若作伎儿。以戏为业而自活命。若如是戏而活命者。世间下贱。乃至命尽。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恶崄岸。是彼地狱第十一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有邪见。乐行多作。所谓有人。作如是见。入水死者。一切罪灭。死已生于八臂世界彼处不退。如是痴人。望生彼处复教他人。亦随喜他。入水而死。彼人如是入水死已。堕于恶处。在彼地狱恶崄岸处。受大苦恼。破坏身业口业意业。于彼处生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复有胜者。彼地狱处。极利刃石。遍满其中。多有恶山。处处遍满岩崖崄峻。高千由旬。鸟飞不得到。何况罪人而能往到。焰火普遍。一切炽燃。彼地狱处一地狱人。为余一切地狱罪人说如是言。君等可来。过此山已。更无地狱。若过此山。我等得乐。诸地狱人。以恶业故。闻见彼人作如是说。如是说已。诸地狱人走赴彼山。以恶业故。到彼岩崖崄岸之处。彼处普烧。火焰炽燃。既走往至。不能得上。有堕坠者。有在火中极被烧者。有怖畏故。手抱焰石而被烧者。有惊畏故。望救望归。走回还者。彼地狱处阎魔罗人。手捉铁椎。极打连打。彼地狱人。身业口业意业邪故。长久远时。如是烧煮。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三百世生于食血饿鬼之中。同业处生彼处脱已。于三百世生于有毒畜生之中。是彼恶业余残果报。若生人中同业之处。贫穷多病。恶国土生诸根不具。常有怖畏。恶国土中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金刚骨。是彼地狱第十二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如前所说。复有邪见乐行多作。所谓有人作如是心。一切世间命无命物。自然而生。自然而灭如棘刺针。孔雀毛色。如鹿爱焰。乾闼婆城。无因缘有。无因缘灭。一切诸法。皆亦如是。无因缘生无因缘灭。自然如是。复教他人。安住他人。令如是信破坏身业口业意业。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金刚骨处。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复有胜者。阎魔罗人取地狱人。以严利刀削其身肉。皆悉令尽。唯有骨在。见本怨家。执诸骨人。以此打彼。以彼打此。以恶业故。骨为金刚。有头破者。身中破者。或有罪人。一切身分皆悉破者。有作孔者。有骨乾者。或有罪人。失身分者。复有以骨更互打者。有以焰石而打之者。彼地狱人。恶业因缘。无数年岁。彼地狱中。见本怨家如是执持更互而打。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五百世生自食脑饿鬼之中。彼处脱已。于五百世。生畜生中而作蝎虎。或作瞿陀。彼处脱已。难得人身。如龟遇孔。若生人中同业之处。生于边地树林国土。陀罗毗罗安陀罗等恶国土中。贫穷多病。系属于他。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黑铁绳刀解受苦。是彼地狱第十三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有邪见。所谓有人作如是见。一切罪福在因缘中。所因之处。皆得罪福。喜为他说。乐行多作。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名黑铁绳刀解受苦别异处生。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五倍更重。复有胜者。所谓彼处。阎魔罗人。以黑铁绳锁其身体。以恶业故。如是锁已。以利铁刃。火焰炽燃。从足至头而解劈之。彼地狱人既被锁劈。悲号大叫。唱唤啼哭。而复更以铁绳锁之。焰燃利铁。极细分解。如芥子许。亦不可得。而更和合。还复更生。和合生已。而复更割。割已复割。彼人如是。彼地狱处。于长久时受大苦恼。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五百世生饿鬼中。食人所弃荡器恶水。彼处脱已。于一百世生畜生中。作蛭作蝎。若蜣螂等种种诸虫。是彼恶业余残果报。若生人中同业之处。所生常为饥渴所逼。若有异人违犯王法。横诬抂押。令其入罪。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那迦虫柱恶火受苦。是彼地狱第十四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有邪见乐行多作。所谓有人如是邪见。言无此世。亦无彼世。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业及果报。如前所说。此世间常。一切法常常不破坏。彼人如是颠倒邪见邪见之人。复教他人令住邪见。数数为说。大众中说。恶因譬喻。为他人说。令彼前人取恶邪见。于大众中。于相似法。非法说法。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那迦虫柱恶火苦处。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复有胜者。所谓彼处。有铁柱生钉其头上。从下而出。如是出已。半下入地。半在头上。如是穿已。有那迦虫。在彼罪人皮肉脂中一切处生。饮食罪人。一切身分。先啄其脉。饮血令尽。次食其肉。次破其骨。次饮其髓。次断其筋。次断其脉。次烧其窍。次拔其毛。抖擞其皮。次入身内。在丛筋中。次破其心。既破心已。而饮其汁。次破其肺。次入背中而饮其汁。次散其脉。次以焰钳破其颔下而拔其舌。拔已与狗。以其舌根本说恶语。说颠倒因。非法譬喻和合说故。彼地狱人。如是舌罪。故受如是一切苦网。彼邪见人。曲见教他。以大恶心教化余人。令住邪见。身业口业意业破坏。于长久时在地狱中常被烧燃。无有年数。不可穷尽。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三百世生食死尸饿鬼之中。既得脱已。难得人身。如龟遇孔。若生人中同业之处。他犯王法。横得其殃。以恶业故。贫穷多病。系属他人。不得自在。啖食人肉。而复名人。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名闇火风。是彼地狱第十五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业普遍。作业究竟。以是恶业。堕彼地狱闇火风处。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有邪见乐行多作。所谓有人。作如是见。一切诸法有常无常。无常者身。常者四大。彼邪见人如是二见。恶因恶喻。为他人说。令住邪见。复生随喜。于大众中。于非法中。相似法说。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闇火风处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五倍更重。复有胜者。彼既得脱。阎魔罗人所作苦恼难脱脱已。恶业所作。后复更入闇火急风受苦之处。恶风所吹。彼地狱人在虚空中。无所依处。如轮疾转。身不可见。彼人如是。如轮转已。异刀风生碎割其身。令如沙抟。分散十方。又复更生。生已复散。散已复生。恒常如是。无有年数。受如是等坚急苦恼。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五百世生于食吐饿鬼之中。彼处脱已。复生饥渴畜生之中。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闻知。复有异处。彼处名为金刚嘴蜂。是彼地狱第十六处。众生何业生于彼处。彼见有人。杀盗邪行饮酒妄语。乐行多作。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有邪见。所谓有人。作如是见。世间有始因缘而生。有常无常。一切皆是因缘所作。彼不实语。邪因譬喻。于非法中。相似法说。令他余人安住邪法。退失正法。障碍正法而作邪见。彼不正说常法非因。常法不动。常法不异。常不能作。犹如虚空。彼邪见人。不实分别。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彼地狱生金刚嘴蜂铠钾处。受大苦恼。彼邪见人。身业口业意业破坏。下贱之人。众生中劣。障碍正法。住不善法。以愚痴故。作恶道行。自谓有智恃智我慢。自意分别。不实语说。受大苦恼。所谓苦者。如前所说活等地狱所受苦恼。彼一切苦此中具受。五倍更重。复有胜者。所谓彼处阎魔罗人以极细钳稍拔其肉。如毛根许。拔已复拔。如是连拔。置其口中。驱令自食。彼处多有金刚嘴蜂。触罪人身。有热血出。味醎如盐。阎魔罗人。取彼醎血置罪人口。驱令食之。彼既食已。十倍饥渴。烧其身心。恶业所诳。复自食肉。食已更生。恶业因缘。作集恶业之所诳惑。受大苦恼。无有年数。乃至恶业未坏未烂。业气未尽。于一切时与苦不止。若恶业尽。彼地狱处尔乃得脱。既得脱已。于四百世生饿鬼中。食不净食。彼处脱已。于五百世生畜生中。而作曲[虫*善]蜣螂等虫。饥渴烧身。是彼恶业余残果报

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焦热之大地狱。如是观已。彼更不见第十七处。如是焦热之大地狱。如是等处如是尽边。彼邪见人。如是业作。恶业住处。彼比丘。如是观察六大地狱。如实而知。彼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如是见已。心生欢喜。作如是言。此比丘第一精进。得十一地。彼人则能断生死道。彼地夜叉。知已欢喜。转复上闻虚空夜叉。如前所说。次第乃至闻不少天。作如是言。某国某村。某善男子。如前所说。得十一地。不共魔王同一处住。心不乐与烦恼共戏。离生死欲非境界处。一切世界无边苦中。不肯住止

又彼比丘。观活。黑绳。合。唤。大唤。及焦热等并别处已。复更观察。为当更有余地狱不。彼见闻知。有大地狱。名大焦热。众生何业。生彼地狱。彼见有人。杀生偷盗邪行饮酒妄语邪见。乐行多作。堕彼地狱。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于持戒不犯禁戒。具足不缺净行童女。善比丘尼。未曾行欲。未曾犯戒。如来法中如法行者。令其退坏。如是之人。不信佛法。如是心言。佛者。则非一切智人。佛既非是一切智者。何况弟子比丘尼僧。有清净行。如是一切。皆是妄语。虚诳不实。如是佛法。乃是恶处。非布施此。能生福德。非布施此。能得涅槃。此凡人僧。如是和合。比丘女尼毁破禁戒。则不得罪。彼人如是恶思惟已。坏彼童女。比丘尼戒。令退僧行。令其犯戒。彼人身业口业意业。恶不善行。身坏命终。堕于恶处。在大焦热大地狱中受大苦恼。一由旬身。身极柔软软于生酥。如是眼软。更软于身。如是五根。皆悉坏软。声触色香。犹尚能杀。何况余苦。如彼作恶。恶业重故。如是身心。皆悉坏软。彼恶业人。恶业力故受极苦恼。彼恶业人临欲死时。现受业报。有大苦恼。如前所说活地狱中所有苦恼。皆悉具受。如此罪人临欲死时。于先三日。如是受苦。乃至命尽。失音不语。想大怖畏。行劣识惊。如是次第。四大色怒。极受苦恼。地界坚[革*卬]。身体强怒。一切身分筋脉骨髓。处处闭塞。皆悉破坏。生大苦恼。如新生酥。抟押磨打。地界如是。又复水界。一切身分筋脉系缚。本自坚燥。能令烂缓。杀虫气臭。一切漏门。皆悉闭塞。咽不通利。舌缩入喉。诸窍受苦。遍体污出。又复火界。一切身体所有筋脉。皆悉烧煮。受大苦恼。身体皮肤。如赤铜色。内外皆热。口干大渴。烧心炽热。又复风界。轻相更增。以身干故。如升虚空。复下堕地。一切身分。一切皆干。一切身分。一切脉中。风行不住。有风名为必波罗针。如焰针刺。乃至遍身如毛根等。乃至精髓皆悉干烧。卑波罗风能割皮肉。脂骨精髓。如斤斧斫。吹一切根一切身分。皆悉闭塞。大小便利。拥隔不通。息不调利。咽喉不正。眼目损减。耳中则闻不可爱声。鼻不闻香。舌不知味。鼻柱倾倒。人根缩入。粪门苦痛。如火所触。受大苦恼。皮肤肿起。毛发不牢。此等唯说恶业行人。临欲死时。彼人如是。三夜三日。四大怒盛。苦恼所逼。若命尽时。他世相现。所谓自见一切屋舍如黑帐幕。见有黑焰。如梦见色。如是恶相。不曾暂住。复见恶色师子虎等不可爱色。一切极恶皆悉具见。闻恶虎声。生大恐怖铁磨身皮。残有欲尽。彼风上行。始起足甲。离足甲已。次行足趺。离足趺已。次行其踹。如是离踹。次行其膝。如是离膝。次行其髀。如是离髀。次行其髋。如是离臗。次行其肚。如是离肚。次行其心。如是离心。咽喉不利。口干唾尽。一眼则陷。见虚空中。阎魔罗人。手执铁棒。既如是见。以手摩托。知识诸亲见如是已。皆言此人手摩虚空。气息闭塞。遍吹身分。于是气断。如彼灯炷。烧已而灭。舍此世间。生在中有。如因相似。相似得果。彼恶业人。于中有中受中有苦。彼见自身。如长命时人寿八万四千年岁。年始八岁小儿之身。自见自身。余一切人皆所不见。四大微细。不见不对。钻须弥山能穿能过而不妨碍。自身不障。须弥不障。何况余山。彼中有中。如是自见黑闇铁城。自身入中。以恶业故。见自己身一切诸毛皆悉焰燃。又复自见阎魔罗人。以黑铁绳反缚其手。复缚其足。彼黑铁绳。毒坚触恶。其色可畏。次缠身中。遍体普急。不容毛头。恶业行人。如是自见。既为铁绳坚急缚已。有不可爱色声香味触等境界。谓恶业故。眼见恶色。甚可怖畏。阎魔罗人。眼则焰燃多种恶色努臂极嗔。心不憙见。又复耳闻不可爱语。心不乐闻。所谓说言。此人乃是恶业行者。身业口业意业不善。造作恶行。人中善处宝洲之地。自诳其身。不正思惟十善业道。作不善行。常虚妄行。不得善宝。一切欲行。如刀火毒。堕在崄岸。此人如是为欲所诳。他妻所诳。如是恶行。此人如是不善观察。造作三种不善恶业。如是痴人。自行恶业。我于今者。置大焦热大地狱中。与种种苦。无量百千种种苦恼。皆悉具与。令使后时更不复作恶行恶业。阎魔罗人。为呵中有离妻子人大忧愁者。而说偈言

女色为知识不利益如怨

破坏人世界到闇地狱处

一切怨恶中更无如业怨

三恶业缚束我今送地狱

独造作恶业独受恶果报

独自到恶处世间无同伴

若人多作恶因缘于他人

自作还自受彼人不能救

汝何故愚痴为妻子所诳

于比丘尼等痴诳故造恶

此世未来世怨常随后行

怨中第一怨一切恶处示

自所作恶业如毒如刀火

汝自作恶业汝如是自食

非此人作业余人受果报

非初非中后非此世他世

若人散乱意心不正观察

贪受乐味故造作不善业

愚痴乱心人增长不善法

不知正观察造作诸恶业

心能诳众生心能令人贪

令人向地狱闇中闇处去

闇覆生死中难得佛正法

若人不爱法从苦到苦处

若人寂静心境界不破坏

彼人到善处汝今者至此

如是造作恶业行人。自身口意造不善业。阎魔罗人既呵责已。送大焦热大地狱去。鼻嗅不净臭烂恶屎。舌尝坚热不净恶味。得不可爱香味之色。身则当触最重恶触。有恶风来。如刀如火。此五境界。极恶可畏。心怖畏故。则生恐怯。于先已见大地狱相。阎魔罗人坚系其咽。业风所吹。将向地狱。不得自在。阎魔罗人。面有恶状。手足极热。捩身努肚罪人见之。极大恾怖。阎魔罗人。声如雷吼。罪人闻之。恐怖更增。阎魔罗人。手执利刀。腹肚甚大。如黑云色。眼焰如灯。狗牙锋利。臂手皆长。摇动作势。肩阔长爪。锋利焰燃。臂粗脉胀。一切身分。皆悉粗起。如是种种可畏形状。执恶业人。如是将去。过六十八百千由旬地海洲城。在海外边。复行三十六亿由旬。渐渐向下十亿由旬。业风所吹。如是远去。彼如是处业风力吹。非心思量。不可譬喻。彼处境界。日月风力所不能到。唯业风力。一切风中。业风第一。更无过者。如是业风。将恶业人去到彼处。既到彼已。阎魔罗王呵责如前。阎魔罗王既呵责已。恶业罥缚。出向地狱。以恶业故。彼处见有阎魔罗人。谓是众生。将恶业人向大焦热大地狱去。如是罪人。闇中远见彼大焦热大地狱中。普火焰燃。彼地狱量。五千由旬。不增不减。去彼地狱三千由旬。闻地狱人啼哭之声。悲愁恐魄。极大忧恼。已受无量种种苦恼。坚恶叵耐。如是无量百千万亿。无数年岁。闻大焦热大地狱中。地狱罪人啼哭之声。既闻啼哭。十倍恐魄。心惊怖畏。阎魔罗人。如是将送向大焦热大地狱去。阎魔罗人呵责之故。而说偈言

汝闻地狱声已如是怖畏

何况地狱烧如烧干薪草

火烧非是烧恶业乃是烧

火烧则可灭业烧不可灭

火不地狱烧火不随逐行

汝作恶业火须臾当烧汝

若作恶业火彼在烧狱烧

若舍恶业火则不畏地狱

若人自爱身复畏于地狱

彼人则舍恶不受大苦恼

舍离恶业人心常善观察

身口意皆善去涅槃不远

若人常恶心痴心常自在

故得恶地狱何须眼出泪

造苦得苦报苦灭得乐报

初中后恶业众生不受乐

汝人中造恶恶业已多作

如是恶业果今者将欲受

若人作恶业则向恶处去

若人作善业则去向善处

非是作恶业而得于乐果

乐果非恶得以不颠倒受

无始世界来作善得乐果

若作恶业者如是得苦果

因缘则相似颠倒不相应

已作因于前如是得果报

如是罪人恶业所作。阎魔罗人。于中有中。苦呵责已。将向地狱。彼恶业人。既闻呵责怖异毛竖。何况眼见。彼中有人。既见地狱焰火炽燃。色等诸阴。极受寒苦。战动难忍。于彼地狱热焰炽火。心生贪着。起心即取。取因缘有。一切有分。法皆如是。有因缘生。彼恶业人。不善业因。杀生偷盗邪行饮酒妄语邪见。复有邪行。于彼净行无欲染心净戒相应善比丘。尼。强逼行欲。彼不善业。作而复集。势力坚[革*卬]。所得果报。有大火聚。其聚举高五百由旬。其量宽广二百由旬。焰燃炽盛。彼人所作恶业势力。急掷其身堕彼火聚。如大山崖推在崄岸。无有坎蹬挽摸之处。如是罪人。直入大火。彼地狱中。如是势推恶业行人入大地狱。炽燃火中。以恶业故。有热铁钩。先钩其足。令头在下而入火中。彼恶业人。既如是入地狱炽火。先烧其眼。既烧眼已。次烧头皮。烧头皮已。次烧头骨。烧头骨已。次烧颊骨。烧颊骨已。次烧其齿。既烧齿已。次烧牙床。烧牙床已。次烧项骨。烧项骨已。次烧背骨。烧背骨已。次烧胸骨。烧胸骨已。次烧咽筒。烧咽筒已。次烧其心。既烧心已。次烧其肚。既烧肚已。次烧大肠。烧大肠已。次烧小肠。烧小[殇-歹+月]已。次烧其髋。既烧髋已。次烧其根。既烧根已。次烧髀骨。烧髀骨已。次烧其踹。既烧踹已。次烧脚腕。烧脚腕已。次烧足指。如是如是。彼恶业人。以恶业故。最初先入大火盆中。如是极烧。一切身分。烧已复生受苦不断。如彼人中上上作业。如是如是上上受苦。彼地狱人如是具受焰鬘火盆。如是极烧。然后堕在金刚火地。以怖畏故。伸手努臂。既倒地已。即复建上。如毬着地。即上不停。如是速建。连上连下。伸手努臂。吼唤号哭堕地复上。如是唱唤。大火焰鬘。普覆身体。建在空中。常亦被烧。如前所烧。入火焰中。如是无量百千年岁。彼大地狱大火盆中。烧已复烧。连烧不止。一切身分。烧已复生。乃至时尽。若出火盆。以恶业故。而复更见阎魔罗人。非是众生。罪人见之。谓是众生。手中执持焰燃铁钳。彼钳极热。于彼火聚二倍更热。以何因缘。彼钳极热。以杀生故。火盆所烧。杀生偷盗二恶业故。彼钳极热二倍更热。以此因缘。彼焰铁钳二倍更热。阎魔罗人非是众生。以如是钳。钳取罪人置热铁地。焰铁钩上。提令使坐。焰燃铁钩。从粪门入。背上而出。或卵上出。广说如前。彼既坐已。三倍受苦。热焰利铁。割其人根。并卵俱割。何因何缘三倍受苦。所谓杀生偷盗邪行。以此因缘。三倍受苦。譬如铁师。若其弟子铁作之处以韛吹之。风满皮韛。如是风吹彼火焰燃。如是如是。作恶业人。以作恶业究竟满故。名恶业人。作恶业人。恶业弟子。业业普遍。故名为风。所谓业风。共妇女淫。名为锻作炉中热沸。谓地狱人。唱声叫唤。如是多吹。如是多然。多不善业。如是多烧不善业人。受极苦恼。以此因缘。彼地狱中三倍受苦。杀盗邪行乐行多作。彼果应知。阎魔罗人。问彼地狱极大怖畏皱面唱唤不善业人。大火煮人作如是言。汝何所患。汝何所苦。彼受苦人。即复报答阎魔罗人作如是言。我今如是极受大苦。如是大苦犹尚可忍。渴苦叵耐。阎魔罗人如是闻已。复有恶河。名可畏波。彼河唯有极热勇沸铜汁镴汁和合满中。又复多有焰燃铁块。彼河岸崄。若见彼河。极大怖畏。若闻其声。极生恐怕。阎魔罗人以热铁钵。盛取热铜热白镴汁。持向罪人而语之言。汝可饮之。彼人渴故。两手执取。谓之是水。取已而饮。彼地狱人。以恶业故。先烧其唇。既烧唇已。次烧其舌。乃至咽筒。皆悉被烧。次第乃至烧身遍已。从下而出。如是罪人。四倍焰然。四倍受苦。何业果报。所谓杀生偷盗邪行。及以饮酒。戒人自饮。复与戒人出家比丘。此业果报。于地狱中。热渴须水。而饮热沸赤焰铜汁。如是比丘。持戒之人。于众僧中不知是酒。谓是净饮。而实是酒。酒者是毒。手既执已。不能弃舍。畏众僧故而自饮之。此业果报。于地狱中赤焰铜汁不能舍弃。渴急而饮。此是酒果。所谓沙门在檀越家。惜檀越意。不能弃却而便饮之。此业果报。阎魔罗人。又复更问地狱人曰。汝何所患。彼地狱人。即复答言。我今患饥。我之所受。如是苦中。饥苦为胜。如是答已。阎魔罗人。于可畏波热焰河中。取铁揣来。五倍焰燃。语罪人曰。此则是食。彼地狱人恶业痴故。起如是意。今食已至。即取食之。先烧其唇如前广说。次第乃至从下而出。恶业力故。而常不死。作集业故。舌还更生更生柔软。过莲华叶。身复更生。更生软嫰。恶业果报。彼比丘。如是观察。何业果报。新生更软。彼见闻知。如来如灯。如是说言。若人杀生偷盗邪行。饮酒与酒。复有妄语。彼业果报。若人犯戒。若具声行。言我持戒。如是比丘。如是心意。食众僧食。得如是果。阎魔罗人。又复更问地狱人曰。汝烧舌耶。彼地狱人。恶业痴人。出舌示之。彼舌极软。如莲华叶。广半由旬。妄语业故阎魔罗人。犁耕其舌。无量百倒。伤坏破裂。发声呻唤。妄语业故。如是无量百千亿岁。出于算数。时节久远。受大苦恼。是彼作集恶业果报。如是受已。而于地狱未得解脱。阎魔罗人。复为说偈呵责之言

如汝护惜命他心亦如是

汝如是杀生作恶业故来

世人宁舍命而聚集财物

何故取他物以为己所有

一切人爱妻胜于爱自身

汝痴欲染人何故强侵逼

若人饮酒者于佛所痴生

法中第一过汝何故饮酒

舌中出恶毒一切人不信

汝妄语恶人何故不舍离

如是五种恶汝心所憙乐

今者应忍受徒生此忧恼

恶业法如毒汝如是不舍

故到此地狱焰鬘大畏处

阎魔罗人。如是呵责地狱罪人。既呵责已。自所作业。彼业如印。常受大苦。昼夜不息。种种坚鞕。有无量种。如无量种不善业行。如是无量种种受苦。如因相似。得相似果。如是苦果。似种子故。在大焦热大地狱中满足恶业。不善业人。受苦果报。善满足者。乐果满足。彼恶业人。如是受苦。如是无量百千年岁。如是恶业。如怨无异。大不饶益。如是烧煮。彼地狱人。如是罪人。若脱彼处。望救望归。走向异处。远见树林。极大黑闇。如是闇处。多有大狗。彼狗名为张口大力。如是狗者。能急疾走。口是金刚。彼狗吼声。甚可怖畏。如是张口。大力狗者。于彼林中。处处遍有。彼地狱人。见彼林已。疾走往入。彼诸恶狗。一切皆来逐彼罪人。先啮其卵。肉皮筋根。脉及脉穴。骨及骨节。一切身分。皆悉遍食。如芥子许遗余不尽。后复更生。长久远时。恶狗所食。此何业果。谓杀生业。为食肉故而杀众生。得如是果

本文链接:正法念处经 第十一卷

上一篇:正法念处经 第十卷

下一篇:正法念处经 第十二卷

热门精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