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方等大集贤护经

第二卷 大方等大集贤护经全文

作者:阇那崛多 译 时间:2019-05-31 11:10:22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大悲咒念诵

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释论全文(第二卷)

第二卷 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释论

复说后空如彼颂言。

彼我等见断大士毕竟作

而彼人无我佛一切处说

此言我等见者。即说我等见断。我者。谓遍计所执。所有蕴等。等者。等摄人及众生寿者。此中行相等。谓所等是我所有等释义应知。见者谓取着之见。此中总意。于我等境。界中彼我等见断。断者坏义。作者谓毕竟作故。问何人作邪。答言。菩萨。又问。若菩萨者。何故言大士。答大士者。即大有情。此大有情普遍轮回相续而作此。即是菩萨若此中如是复何所说。所以颂言。而彼人无我佛一切处说。谓佛于一切处如是决定说人无我。如是等说无性空竟复说后空。如彼颂言。

一切法不生此所说亦然

宣说法无我一切处实说

此言一切法不生等者。一切者。普尽义。法即是色等法。一切即法释义。应知彼一切法悉不生故。此言不生者。即止其生此中意者。即本来不生性。非如彼相聚集。所得有其实性。颂言此所说亦然者。此谓如是说者。表示义亦然者。亦复说故。颂言宣说法无我者。法谓色等诸法。无我即无自性。问若尔将何表示。颂自答言。一切处实说。一切处者。即遍一切种。实谓真实。即法无我真如说。谓了知了知者。遮防为义。此说真如遮余法故。又问。何人实说邪。答谓佛世尊。如是等说不同外道所说空故。如是等说无性自性空竟。复次后说二种空义。如彼颂言。

有罪及无罪不增亦不减

诸有为无为所有诸善止

此言有罪及无罪等者。罪谓过失过随罪转故名有罪。离罪及过。即名无罪。若罪无罪所有诸法不增亦不减。此言不增者。虽有所得而无增长。亦不减者。谓得无尽法出生无减。是故菩萨如实知彼无尽法故。所言有为者。谓诸有所作故。名有为。行相云何。谓即因缘所生诸行。无为者。简非有为行相。云何谓择灭等。颂言所有诸善者。问而彼有为无为所有诸善。复云何说。答此中当知。有为诸善无为诸善。若如次修若不如次修悉得无增减。此中意者。但于胜义谛中无实取法。所言止者。止谓止遣。止彼所有无相之言。如是等说有为空无为空竟。复说后空。如彼颂言。

诸善空性中彼出亦无尽

此遍计分别彼普摄为空

此言诸善空性等者。诸善者。即诸善法。谓空性中有诸善法而非无性。何以故。颂言。彼出亦无尽。彼谓于彼声中含诸善法故。出谓出生。亦者。相续说义。此中总意由诸善法如理出生性无尽故。彼即无减。诸菩萨事亦不间断。颂言此遍计分别者。谓智者应当如实了知。如是所说遣遍计性。颂言彼普摄为空者。普谓普尽。摄谓总摄。谓此八千颂般若经中分别广说诸空种类。此中如是相续所说。普遍圆集而总摄故。故名普摄。如是此中总摄空故。问如是空行相此云何和合。答此所说空但遣遍计所热法相。此如是言即毕竟义。于是言中理自和合总集。如是所说空已。后复无空语义可说。复次当知。此中如是所说诸空。但为止遣有情取着。分别非说实性。何以故。而彼实性中说二种空故。所谓人空一切法空。如是等说无散空竟。问何名无散。答散谓离散。此散不散故名无散。无散体者。谓诸菩萨所有善法乃至无余依涅槃界中。彼亦不散彼亦无尽故。名无散。如是总说十六空竟。

如辩中边论慈氏菩萨说如是义。显明开示故。彼颂言。

内外受彼身安住物皆空

彼等智如见所有义彼空

获得二种善常利益有情

处生死作利彼善法无尽

种性等清净获得诸相好

清净诸佛法菩萨亦成就

人及一切法此中无性空

无性中有性彼性亦复空

复次此中今说除遣十种分别散乱法。当知此即起修行相。问何等是彼十种分别散乱。复云何止。所以颂言。

十种心散乱心散乱异处

愚不得相应无二智不成

此言十种心散乱等者。谓新发意菩萨等有十种分别散乱。所谓无相分别散乱。有相分别散乱。俱相分别散乱。毁谤分别散乱。一性分别散乱。种种性分别散乱。自性分别散乱。差别分别散乱。如名于义分别散乱。如义于名分别散乱。此如是等十种。分别令心散乱。此心心所散乱。异处散乱者。谓散异动乱故名散乱。所言异处者。谓别异处有分位等。动乱所引。是故彼心不得相应。问何人不得相应邪。颂自答言。愚不得相应。愚即愚夫。异生愚者。谓若损若益及真实法悉不知故。问不得何法相应。颂自答言。无二智。无二者。无有二相名为无二。不着二之智名无二智。成就者。所谓成办即决定成办。此中如是所有理义。如颂所言不成者。谓诸愚夫异生心有散乱。于彼色声香味触等诸境中。心生取着。是故于彼清净妙智不得成就。即不相应。问若无二智不相应者。此中复说何义。所以颂言。

彼止息互相为能所对治

于般若教中彼圆集所说

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释论全文(第二卷)

此言彼止息等者。彼者即彼十种分别散乱。止息谓止遣。问何处止耶。颂自答言。般若教中。谓十万颂般若波罗蜜多等教中。一切皆说如是止言。问止彼何法。颂自答言。互相为能所对治。互相者。此彼更互义。能所对治者。谓有相无相互。为能所对治行相。云何谓如所有有相为能对治。即无相为所对治。若无相为能对治。即有相为所对治。此如是等是为行相。问彼般若教中当如何说。颂自答言。彼圆集所说。谓此佛母般若波罗蜜多教中。如是圆集总聚要略。摄此十种分别散乱。说谓言说。此如是说是即如来如是最上真实了知。圆集普摄。于佛母般若波罗蜜多中。如是宣说。问所说云何。是故颂言。

若有菩萨有此无相分别

散乱止息师说彼世俗蕴

此言菩萨有此无相分别等者。菩提及萨埵是即菩提萨埵。有谓不无。此如是说谓即有此无相分别。无相分别者。谓色无相分别。彼如是散乱即痴所作性。问有此散乱。其复云何。颂答言止息。问何人能止邪。颂答言师。师者。谓如来大师。善能调伏诸烦恼冤。又能救度恶趣等怖。故名为师。颂言说彼世俗蕴者。世俗谓世间。其世俗蕴谓色受等。说彼蕴者。谓令了知。有此蕴故除遣无相分别散乱。如是所说意者。世尊悲愍新发意菩萨等。是故为说世俗诸蕴。使令了知为除断见。止彼无相分别非说实性。此八千颂般若波罗蜜多教中。说如是义。即诸般若波罗蜜多本母义理相应。复次颂言。

此八千颂等从初语次第

至了毕皆止说无相分别

此言八千颂等者。此者如是义。如是八千颂本母所说故。等者等摄十万颂。所言从初语次等者。即初语所成。谓从经初所起语言行相云何。如经言。须菩提随汝乐说。诸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应当发起如菩萨摩诃萨般若波罗蜜多出生等。颂言至了毕皆止者。谓从经初乃至经末。于中所说悉周竟故。颂言皆止者。止谓止遣。即于其中止彼无相分别毁谤之言。颂言说无相分别者。谓色无相分别。以彼分别色无相故。而堕于空。以断有色故。所言说者。其义云何。说谓依法而说。此依法说。说事相故。行相云何。谓由初语言而为发起。乃至了毕其中所说多种语言。于彼言中成立别异发起行相。谓诸菩萨及帝释天主上首等。此如是等当知皆是止其断见。问若此等所说语言分位有所发起者。复有何等道理。依法而说。遣除无相分别毁谤之言。故颂破言。

因言不如是此唯说事相

梵网等经中知一切如理

此云因言不如是等者。因者道理义。不如是者。此道理言非成就言。何所以邪。颂自释言。此唯说事相。事者谓有所作事。有所修事。说谓言说。此中如是义唯说事相故。若尔即今和合道理义不成就。云何能令诸有智者于中观察生欢喜邪。故颂通言梵网等经中知一切如理。此中云何。即梵网等所有诸经。且言等者。等摄云轮等经。彼诸经中皆如理说。何人所说。谓佛世尊。于一切处依如实理。自如是说。如是说者。自义成就。所言知者。知谓了知。了知此说如理如量。若如是说真实语义。是决定义。此复云何。若如前言道理说者。虽能除遣无相分别。彼有相分别旋即生起。是故今当如应开示彼相违门。如其颂言。

菩萨我不见而此等广大

世尊此止遣有相分别乱

此言菩萨我不见而此等广大者。谓由最初起遍计性。于菩萨相而生取着。彼所取相于实性中。我不可见亦不可得。我者己义。此等广大者。广大即包广义。此菩萨者。其义广大。是故菩萨我不可见亦不可得。般若波罗蜜多亦不可见不可得。如是等所说为令止遣有相分别散乱。颂言有相分别乱者。相谓色等相。乱即动乱。分别者。谓于色等相中有所分别。于不如义中取着如义性。此如是等疑惑动乱。于胜义谛中无有实性。问何人止遣邪。颂自答言。世尊。此止遣问何所止邪。所以颂言。

若不见彼名境界行亦然

彼蕴一切处皆不见菩萨

此言若不见彼名等者。若谓若有不见即不可得。问何法不见邪。答此菩萨名而不可见。若说如是名彼说不可得。且止此说。颂言境界者。如实当知非唯菩萨名不可得。诸境界等亦不可得。境界者。谓所行境界。是诸菩萨所行般若波罗蜜多。如是道相行亦然者。行谓普遍。诸行即所修所行。而此诸行亦不可得。所言彼蕴一切处者。蕴谓色受等。一切处者。谓遍一切处及一切种。此中意者。如实当知。以清净妙慧于是一切处求菩萨相。了不可得。以是因故。菩萨不可见。是故颂言。皆不见菩萨。此中如是所说意者。但遣愚者。于佛世尊无染智中执有实名及境界等。彼不可得。非正了知而菩萨相。于圆成实性中亦不可舍离。若取舍离相者。彼无相分别还复生起。此义略说故有问言。若今如是于实性中无菩萨者。岂非前言有相违邪。颂自通言。

此止遣遍计普摄此所说

乘一切智因慧分别诸相

此言止遣遍计等者。遍计者。谓诸有情所起颠倒之见。行相云何。谓于蕴处界中执有实性。今止彼故。不于清净妙智中而有所止。颂言普摄此所说者。此者如是义。普摄说者。即作者。普摄而说。此普摄说是胜意乐。当知此等般若波罗蜜多义。如是普摄而说是为决定。即彼如是获得究竟。问以何义故而作此说。颂自答言。乘一切智。因此如是义如理显示。乘谓乘驭。一切者普尽义。智因者。以了别智而为因故。问何人乘驭邪。颂答言慧。慧者。大慧即是佛故。问何所说邪。颂自答言。分别诸相。相者所谓普集作用。故名为相。是相无对碍。问是何等相。颂言分别。即分别显示诸行相故。非说实性。此如是等所说之义。如实观察。乃至无有极微尘量外义。自性可得成立。是故世尊乘彼智聚。开示分别所有一切作用行相。问得何义故。乃能如是。所以颂言。

般若波罗蜜说三种依止

谓遍计依他及圆成实性

此言般若波罗蜜等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有二种法。一者胜上。二者所行。胜上者。谓离烦恼所知二障之智。所行者。谓名句文言说之相。彼胜上者。即般若波罗蜜多。自性所说。彼所行者。即说法言义。是自性作用。问其所作用。此中云何。颂自答言。说三种依止。三种依止者。此复云何。如颂所言。谓遍计依他及圆成实性。遍计者。谓诸愚夫于无二清净智中。遍计诸相执着对碍。此说名为遍计性。依他性者。谓无二智自性安住。无明种子二有对碍。而彼无明依他起故。此即说为依他起性。圆成实性者。谓即无二之智。即是圆成实性。问云何说为三种依止。所以颂言。

无此等说句一切遍计止

幻喻等见边此说依他性

此言无此等说句一切遍计止等者。无谓无所有。此句者。谓如是等诸所说句。等谓等其说法者。彼止言无。问此中行相其复云何。故颂答言。一切遍计止。一切者即普尽义。遍计者。谓虚妄巧异执着造作。止谓止遣。此如是等所说意者。谓若有闻一切说者。说止遣言。智者应当毕竟了知。一切皆是止遣。遍计有相执着。颂言幻喻等见边此说依他性等者幻谓帝网。等者等摄乾闼婆城等诸幻法。幻者由他假法有所成故。今取彼幻喻此法故。乃名幻喻。见边者。谓由彼喻晓如是法故。名见边。此中意者。谓若有闻说幻喻等诸见边义。智者当知。此即是说依他起性。此中当知。由彼幻等已见边故。是故世尊有所宣说。问彼依他自性云何了知。圆成自性云何说事。所以颂言。

有四种清净说圆成实性

般若波罗蜜佛无别异说

此言有四种清净说圆成实性等者。说谓表示。谓以四种清净表示所有圆成自性。四种者。即有四种类。清净者。无染义。谓由得彼四种净故。乃名清净。

本文链接:第二卷 大方等大集贤护经全文

上一篇:称赞大乘功德经全文

下一篇:佛母般若波罗蜜多圆集要义释论全文(第二卷)

李罕诵大悲咒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最新推荐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