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入楞伽经

入楞伽经全文 第四卷

作者:菩提留支 译 时间:2019-05-30 15:06:54阅读次数:

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一二卷

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卷第一

我以净三业  为利诸众生

令得三身故  归命礼三宝

金刚身口意  遍满三界者

能为自在主  演说金刚界

我尽稽首礼  雄猛阿閦鞞

降伏诸魔者  彼宝现最胜

及礼如理法  归命阿弥陀

成就不空者  于金刚萨埵

利益众生者  归命虚空藏

能授灌顶者  依护大观音

从瑜伽生者  秘毗首羯磨

至心我尽礼

我今于百千颂中。金刚顶大瑜伽教王中。为修瑜伽者。成就瑜伽法故。略说一切如来所摄真实最胜秘密之法。凡欲修行者。有具智慧者。明了于三摩耶真实咒法。于诸坛场中。从尊者阿阇梨受灌顶已。清洁其身。无所畏惧深大牢强。善调心勇志不怯弱。恭敬尊重众所乐见。哀愍一切常行舍施。住菩萨戒乐菩提心。具如是功德者。应依于师教勤修供养。三摩耶应当守护无令退失。于金刚阿阇梨不得生轻慢。于诸同学不为恶友。于诸有情起大慈悲。于菩提心永不厌离。于一切坛法中。具足种种智慧功德者。许入念诵设护摩受灌顶等法。于此金刚界大坛场。说引入金刚弟子法。其中且入坛者。为尽一切众生界。救护利乐。作最上所成事故。于此大坛场。应入者不应简择器非器。所以者何。世尊或有众生造大罪者。是等见此金刚界大坛场已。及有入者。一切罪障皆得远离。世尊复有众生。耽著一切资财饮食欲乐。厌恶三摩耶不勤于供养。是彼人等于坛场。随意作事得入者。一切所求皆得圆满世尊或有众生。为乐妓乐歌舞饮食。随意所行故。为不了知一切如来大乘。无问法故。入于余外道天神庙坛中。为成就一切所求故。至于一切如来部坛场戒。摄取众生事。能生无上爱喜者。怕怖畏故不入是彼等入住恶趣坛场道者。亦堪入于金刚界大坛场。为获一切喜乐最上成就。得意悦安乐故。及为退一切恶趣。所入道门故。于禅解脱等地勤修苦行。亦为彼等。于此金刚界大坛场。才入亦得。不难得一切如来真实法。何况诸余所成。若有诸余求请阿阇梨。或阿阇梨。见于余人堪为法器离于过失。广大胜解心行敦德。具足信心利乐于他。见如是类已。虽不求请应自呼取告之。善男子于大乘秘密行之仪式。当为汝说。于大乘教中汝是善器。若有过去应正等觉。及以未来现在依护者。所住世间为利益者。彼皆为了此秘法故。于菩提树下获得最胜无相一切智勇猛释师子。由获得秘密瑜伽故。推破大魔军惊怖娆人者。是故善男子。为得一切智故。于彼应作正念。持诵者如是多种。喜利彼已心生愍念。的知堪为弟子。应当为彼善遍开示常念诵时作法事处。诸山具花果者。清净悦意池沼河边。一切诸佛之所称赞。或在寺内或阿兰若。或于山泉间。或有寂静迥处净洗浴处。离诸难处离诸音声愦闹之处。或于意所乐处。于彼应当念诵。

凡修瑜伽者初从卧起。即结发悟一切佛大契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 底瑟咤。

其契以止观二羽。各作金刚拳。以檀慧度二相钩。进力二度仰相拄。直申如针。以契自心上。诵前密语三遍。即念诸佛从三昧觉悟。应当观察一切诸法犹如影像。即思惟此偈义。

诸法如影像  清净无浊秽

无取无可说  因业之所生

如是了此法  离自性无依

利无量众生  是如来意生

即从坐起欲行。即诵此密语。

跋折罗 鞞伽。

若止住处。即诵此密语。

底瑟咤 跋折罗。

若欲共人语。即想舌上有嚂字。即诵此密语。

嚂网(亡可反)啰 跋折啰婆沙。

若洗面时。诵此密语曰。

唵 跋折啰 啰伽 逻伽耶 企蓝壤(人者反)嗟(七我反)婆含(二合)跋折罗都使野(二合)护(引)

每一遍诵密语辄用水洗面。如是乃至七度诵七洗。即得一切如来之所顾视。若诸魔等有暴恶者。于此人所皆生欢喜。亦可以密语加持水七遍用之。若欲嚼杨枝时。应先诵一切如来金刚微笑密语七遍已嚼之。此能破一切烦恼及随烦恼。密语曰。

唵 跋折啰 贺娑诃(上)

结契法。以观羽作金刚拳已嚼之。

若欲便转即作甲胄契庄严己身。即诵此密语。

唵 砧(吒簪反)

以此密语拥护己身其契法。以止观二羽各结金刚拳。申进力度。于力度头想唵字。于进度头想砧字。于其心上结。以进力度三相绕之如系甲状。又移置背。复至脐腰。绕膝。咽喉项推额前项后。皆三绕如系甲状。即便垂下。从檀慧度次第解散。犹如天衣至心即止。若欲洗净时。即以止羽作金刚拳。竖申力度。结此契已诵吽字。先取受用土。夫持诵者求胜善事。多被恶魔障阂常伺其便。或在便转处或诸秽恶处皆为其害。应以密语结契等加护。勿令得便。欲入厕时。即想己身为嚂字。左右想吽字。又想其身金刚火齿具有光焰。即诵密语。

唵 跋折啰 娜罗 摩诃努多湿嚩 (无可切)逻耶萨婆含(二合)婆悉弭句嚧萨婆努瑟詀(引)吽发。

其契法以。止羽结嗔金刚拳。于彼应作怒眼。竖眉嗔貌恶瞻视。置于顶上及两肩心喉。即一切三界恶皆得消除。又诵此密语曰。

唵 句嚧涅哩瑟致(上)奚(形伊反引)吽发。

此密语及契。于一切处护身能远离诸恶。次于厕事了。出洗净讫已应结契诵密语。以金刚水善漱口。密语曰。

唵跋折罗娜伽(上)吒。

其契。以观羽结金刚拳。申愿方便慧等三度。即应漱口。漱讫已便当洗浴。

夫洗浴法有四种。每日随意如法修行。一者住三律仪。二发露劝请。三者以契供养。四者以水洗浴。此四种法智者应行。若入水中应想天欢喜池。于其池中想。即以鑁字想如来部。以吽字想金刚部。以怛啰(二合)字想宝部。以缬唎(二合)字想莲华部。以婀字想羯磨部。如是作已又想。自所念诵密语天。住于本部。次想如来最上轮坛在于水中。并念想五部在轮坛上。以密语契等加净彼水。洗浴事毕。即以两手掬清净香水。诵所持密语加之。以供养一切诸佛诸大菩萨摩诃萨及本天等。既供养已即想彼轮尽入已身。想已如法出水住立岸边。以头冠等契庄严其身。以观羽金刚手光焰执跋折啰。以止羽执金刚光明磬。披微细缯彩绮服天衣。口含白豆蔻嚼龙脑香令口气香。以专注心于其中间起大慈悲。不嗔恚不爱染。不顾视秽恶及一切旃茶罗等。即想行步履八叶莲华。及出现三世供具。于自所持明。想最上广大供养。又思惟自所持密语真性深理。应往道场。欲入时复先以如上法诵密语。加水洗足嗽口讫已。从发初所结止羽金刚拳不散。置于心上。开门时即诵吽字密语。作嗔怒眼辟除一切障碍已。然后以尊重心住正念。礼十方诸佛及诸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法得自在胜慧境界者。以五体投地敬礼已。次以双膝胡跪。忏一切罪及劝请随喜发愿回向功德等。任力所能言之已敬礼。次从坐起复以右膝著地。即结金刚持大契。诵此密语。

唵 跋折罗 物(文一反)

其契法。以止羽覆于下。观羽仰于上。背相合舒。以定慧檀智等度互相叉之。诵此密语及结大契。能令诸佛欢喜。即得供养尊重礼拜一切如来及金刚萨埵等。

次于一切如来及诸菩萨所。奉献己身。先于四方以此妙法。全身著地合掌舒手各礼一拜。初于东方诵此密语礼拜。

唵 萨婆怛他揭多(一切如来)布儒(开口呼供养也)婆萨他娜耶(承事也)阿答摩南(己身也)涅哩耶多(奉献也)夜弥(我今也)萨婆怛他揭多拔折罗萨埵阿地瑟咤(守护)萨网(无可反)摩含(二合于我)吽。

论曰梵存初后二字。余方例此。为供养承事一切如来故。我今奉献己身。愿一切如来金刚萨埵加护于我。

又如上金刚合掌置于心上。向南方以额礼拜。即诵密语曰。

唵 萨婆怛他揭多 布穰(而佉反供养也)毗晒迦耶(为灌顶故)阿答摩南(己身)涅理耶多(奉献也)耶冥(我今也)萨婆怛他揭多跋折罗阿罗怛那(宝也)毗诜者摩含(二合愿与我灌顶也)怛罗(二合重呼之)

论曰为供养一切如来灌顶故。我今奉献己身。愿一切如来与我金刚宝灌顶。

又以金刚合掌置于头上。以口唇著地。向西方礼拜即诵密语。

唵 萨婆怛他揭多布穰(而佉反)钵啰末多那耶(转也)阿答摩南涅哩夜多耶冥萨婆怛他揭多 跋折罗达摩(法也)钵罗伐多耶摩含(二合愿为我转金刚法也)奚哩(引二合)

论曰为展转供养一切如来故。奉献己身。愿一切如来为我转金刚法轮。

又以金刚合掌从头下置于心上。以顶向北方礼拜诵此密语。

唵 萨婆怛他揭多布穰羯磨尼阿答摩南涅哩耶多夜弭萨婆怛他揭多跋折罗羯磨句嚧(二合为我作事业也)摩含(二合)婀(引)

论曰为供养一切如来事业故。奉献己身。愿一切如来。为我作金刚事业。于四方如上法礼拜已。次随其欲为除灾害增益降伏阿毗遮啰等事差别。各依本方结坐。若欲为除灾者面向北方。应以结萨结跏坐而坐(谓补膝交脚坐是也)以慈悲眼分明称密语。不急不缓。以正念忆持而起首念诵。慈悲眼者。如须弥卢及曼陀罗山坚固不移。其眼不眴是名慈悲眼也。能除诸恶鬼神及诸疟病。即说密语。

唵 涅哩茶涅哩瑟致(上)怛唎(二合)吒(半呼之)

若为增益者应面向东方。结莲花座而坐结跏趺也。以金刚眼顾视。复以金刚语言。而起首念诵。金刚顾视者。谓以爱重心欢悦之眼。以此瞻视皆蒙随顺。即说密语。

唵 跋折罗 涅哩瑟底末咤。

若欲降伏者应面向西结贤座而坐(并脚蹲坐臀不著地是也)即以明目而降伏之(明目者踊动数眴眼[耳*妾]是也)以此眼视者皆得降伏。即说密语。

唵 涅哩瑟致(上)耶俱翅穰(而佉反)

若为阿毗遮罗者应面向南。以钵喇多里荼立(右脚正立。叙引左脚。如世丁字。曲身倚立身。是也)或以嗢俱吒坐(以右脚踏左脚上。蹲臀不著地。是也)作嗔怒眼举眉斜目。以此瞻视者。诸恶鬼神皆为摧灭。以嗔意怒眼而诵。即说密语曰。

唵 句嚧陀涅哩瑟底(丁以反)奚(丁以反)吽发。

凡以嗔语音诵密语者。谓如云荫称吽字。以嗔语诵降伏密语。即加吽发二字。皆须音旨分明。诵密语者。如发字是也。以嗔相作色。威怒分明诵之。若或结如来坐(全结加也)或结大菩萨坐(半结跏也)为一切众生净治故。欲求清净住于正念者。以心存念而诵此密语。

唵 萨网(亡可反)婆缚(亡何反自性也)述驮萨婆达磨(一切法也)萨网婆嚩(亡何反)述(输律反)度含(我亦清净)

论曰梵存初字。以一切法自性清净。我亦自性清净。诵此密语已复以心念。是诸众生无始流浪生死。由悭贪垢秽黑闇所覆眼目不开。为除灭悭贪障碍故。令成就世间出世间诸悉地。已作是思惟讫即诵此密语。

唵 萨婆怛他揭多 饷悉陀 萨婆萨埵南 萨婆悉陀耶(一切成就也)三跛睍(奴见反)谈(引)怛他揭多遏地底瑟咤憺。

论曰梵存初字。一切如来所共称赞。为一切众生一切悉地愿皆成就。凡所障碍皆从心起。由往昔串习悭贪力故。为除灭障碍故。应当忆念菩提之心。修瑜伽者须臾作是思惟已应当观察。世间由暴恶怖畏妄想所摄。贪爱希望迷乱心行。为彼嗔火所焚。身常游行痴迷闇中。沉溺其心爱染泥中。以为虚妄憍慢昏酒常醉。止住邪见生死宅中。不遇善知识最上甘露味。由自所作种种妄想工巧所成无量差别。见诸众生无明垢重所覆。见如斯过无有依护。应当哀愍于彼。既生哀愍心已。与无量众生为救度故。若持诵者。应当现前作阿婆颇那伽三摩地。次说入三摩地法。若欲入定者。不应动身及诸支体。唇齿俱合两目似合。于佛像前应先思惟。当欲入定作是思惟。诸佛遍满虚空。犹如大地油麻津腻满中。于其身心严饰亦然。作是念讫。即结三摩耶等契。即于己舌心身手中想吽字。即想其字变为金刚。复想于右眼中想 摩字。于左眼中想吒(半音呼)又想摩字变为。月吒字变为。日即以金刚所成。眼应瞻仰一切。佛由此法瞻视者。得一切佛之所称赞。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末吒。

即以如上说金刚眼瞻视。并诵此密语讫。即得应降伏者皆常随顺。及有暴恶众生一切障碍毗那夜迦。由金刚法瞻视故。彼当消灭。次结三摩耶契。法令止观羽坚牢已。以诸度初分相交是名金刚合掌。置于顶。二羽本分心喉。为加持己身故。诵密语已次第置之密语曰。

唵 跋折啰 若哩。

复次其金刚合掌契。尽诸度本分加背。极牢结已。号为金刚嚩契。复置契于心上。诵此密语。

跋折啰 盘陀(缚也)

又复结金刚嚩契已。竖忍愿二度为针。置于心上即诵密语。

三摩耶 萨埵。

此是发悟一切诸佛及诸弟子等密语契。次以其契针屈入掌中。以智定檀慧度竖如针。此名极喜三摩耶契。即诵密语。

三摩耶护。

复次结金刚缚已置于心上。想自心上有怛喇字吒字为心门户。掣金刚嚩契时想如开智门。即三遍诵密语三度掣之密语曰。

唵 跋折啰伴陀(开义也)怛喇(二合)吒(上半呼之)

既于心开智门。即想门内有大殿。又想面前有婀字遍照光明。为生菩提心具大智故。令入已心殿中。即以正定意结金刚召入契。及结三摩耶契。结召入契法结金刚缚契已。以智定二度屈入掌中。是名金刚召入契。结契时即诵密语。

唵 跋折啰 吠奢(召入也)婀(短呼也)

由此修行。瑜伽者即得生金刚召入智。此智慧能了过去未来现在一切所作之事。皆悉悟解未曾闻百千般契经。其文字义皆得现前。次准上。复结金刚嚩契已。及智定二度屈入掌中。以进力度置智定度背上。是名金刚拳三摩耶契。结此契时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 慕瑟致(上)鑁(亡凡反)

如上所说以婀字置于心中者。以鑁字常闭心殿门户此密语是一切如来金刚身语意。能执持故名金刚拳契。解此契讫。次即以止羽腕上置观羽。以檀慧度相钩。竖进力度作喝相貌。是名三界威力决胜契。亦名大力契。欲结此契。先应三遍称吽字结之。似云阴雷声。取密语最后称一吽发字。即说此密语。

唵 苏母婆(二合)儞苏 母婆(二合)吽(重呼)讫哩呵拏(二合)讫哩呵拏(二合)吽讫里呵拏。波耶吽。阿那耶胡(引)薄伽梵 跋折啰吽(短声)发。

此契于头上右旋三匝。若有诸魔作障碍者。见此契已皆悉远离。复得一切处拥护己身。又以此契触诸灯香花饮食等。一一皆称吽字。随触随得清净。复次金刚缚牢结已。双大母指及二小指竖合为针。是名金刚莲华三摩耶契。结此契时而诵密语。

唵 跋折啰 钵头摩 三摩耶萨埵鑁(三合)

以此印置于口上诵真言者即。于莲花部中得为胜上。次复以上胜智观察。内外皆无所有。复观三世等同虚空。又想琰字为黑色境持地风轮界。复想剑字为围轮山以胜宝所饰。又于虚空想鑁字。为毗卢遮那佛。由具慈悲流注乳两边。轮围山便成甘露大海。于其海中复想般喇字以为龟形。其龟由如金色。身之广大无量由旬。复于龟背上想奚哩(二合)字其字变为赤色赤光莲花悦意殊妙。其花三层。层有八叶台蕊具足。于其台上想波罗(二合)吽剑等三字。以为须弥山。其山众宝所成而有八角。于山顶上又想鑁吽多啰(二合)奚哩(二合)恶(重呼之)等五字。以为大殿。其殿四角正等具足四门。其门左右有吉祥幢。轩楯周环四重阶道。于其殿上有五楼阁。悬杂缯彩珠网花鬘而为庄饰。于彼殿外四角之上及诸门角。以金刚宝之所严饰。想其外院复用种种杂宝铃铎映蔽日月。悬珠璎珞以为严饰。复于其外无量劫波树行列。复想诸天美妙音声歌咏乐音。诸阿修罗莫呼落伽王等。以金刚舞之所娱乐。于彼殿内有曼茶罗。于中以八金刚柱而为庄饰。于如来部轮中想三种子字。中央想心字。其字左右想阿(引声)字。以其三字成就天之微妙四面方等师子之座又于金刚部中种子字。三字之中想俄(重声)字。于其左右想吽字。以其三种子字所成金刚部。以象为座又于宝部中想三种子字。于其中央想么(重声)字。左右想怛啰字。以其三种子字所成宝部之中。以马为座。

又莲花部有三种子字。于其中央想摩含(二合)字。左右想颉唎异(三合)以此三种子字所成莲花部中。以孔雀为座。又羯磨部中有三种子字。于其中央想剑字。左右想阿(短)字。以其三种子字所成羯磨部中。想迦楼罗为座。既想如上诸部座已。次想一切如来及十六大菩萨并四波罗蜜。施设四种内供养四种外供养。又为守四门。四菩萨随方安置。又如上所说。诸佛及大菩萨守门菩萨等。各各以本三摩地。各各自心。及随已记印相貌如下所说皆想从毗卢遮那佛身中出现。又想四面毗卢遮那佛。以诸如来真实所持之身。及以如上所说一切如来师子之座而坐。其上毗卢遮那。示久成等正觉。一切如来以普贤为心。复用一切如来虚空所成大摩尼宝。以为灌顶。复获得一切如来观自在法智究竟波罗蜜。又一切如来毗首羯磨。不空离障碍教令。所作已毕所求圆满。于其东方如上所说象座。想阿閦鞞佛而坐其上。于其南方如上所说马座。想宝生佛而坐其上。于其西方如上所说孔雀座。想阿弥陀佛而坐其上。于其北方如上所说迦楼罗座。想不空成就佛而坐其上各于座上又想满月形。复于此上想莲华座。每一一莲花座上佛坐其中。

尔时金刚界如来。以持一切如来身以为同体。一切如来普贤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名摄一切萨埵名金刚加持三摩地入已此一切如来大乘阿毗三摩耶心。名一切如来心。从自身心而出即说密语曰。

跋折啰 萨埵。

才说此密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是彼世尊。以为普贤月轮。出以净治一切众生摩诃菩提心已。各住于一切如来方面。于彼诸月轮中。而出一切如来。金刚智已。皆入毗卢遮那如来心中。以其普贤故及坚牢故。从金刚萨埵三摩地中以一切如来神力。以为同一密体。遍满虚空界量。具足光明以为五顶。以一切如来金刚身口意所成五股跋折啰。即成就已。又从一切如来心出。置于右掌中。尔时复从跋折啰。出种种色相。光明照曜遍满一切世界。又想于诸光明峰上。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出现。既出现已。尽遍法界满虚空中。及一切世界周流海云。于一切如来平等性智神通。现成等正觉。能令发一切如来大菩提心。成就普贤种种行相。亦能奉事一切如来。眷属能令趣向大菩提场。复能摧伏一切诸魔。悟一切平等性。证大菩提转正法轮。乃至救护一切世界众生。成就一切如来神通智最上悉地等。现一切如来神变已。为普贤故。复为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体。成普贤大菩萨身已。住于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普贤  坚固萨埵  虽非身相

自然出现  以坚牢固  为萨埵身

尔时普贤大菩萨身。从佛心出已。于一切如来前。依于月轮复请教示。尔时世尊毗卢遮那。入一切如来智三摩耶金刚三摩地已。现一切如来户罗三摩地。慧解脱知见。转正法轮展转利益众生。大方便力精进大智三摩耶。尽遍一切众生界。救护一切。为自在主。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一切如来平等性智神通摩诃衍那。阿毗三摩耶。克果成就最上悉地故。一切如来以此悉地跋折啰。为彼普贤大菩萨应以一切如来转轮位。故以一切如来身宝冠缯彩而灌顶之。既灌顶已而授与之。尔时诸如来。以彼执金刚之名灌顶故。便号为执金刚。是时执金刚菩萨。屈其左臂现威猛力士相。右手执跋折啰。向外抽掷弄而执之。高声作是言曰。

此跋折啰  是诸如来  无上悉地

我是金刚  授与我手  以我金刚

执持金刚

此是金刚萨埵三摩地一切如来菩提心智第一。

尔时世尊毗卢遮那。复入不空王大菩萨三摩耶。出生加持萨埵金刚三摩地已。从自心而出召请一切如来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即说咒曰。

拔折啰 啰穰(而伽反上)

才说此密语时。于一切如来心中。则彼执金刚菩萨。以为一切如来之大钩。出已便即于世尊毗卢遮那掌中而住。尔时从彼大钩身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既出现已。钩召请入一切如来等事。及一切佛神变作已。由不空王故。及由金刚萨埵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不空王大菩萨身。成就已。住于世尊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唱言奇哉曰。

我是不空王  从彼金刚生

以为大钩召  诸佛成就故

能遍一切处  钩召诸如来

时彼不空王菩萨。从佛心出已。便依于诸如来右边月轮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钩召金刚三摩耶三摩地已。为一切如来钩召三摩耶。尽遍众生界。一切摄召。一切如来为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为得一切如来三摩耶智所持。增上悉地成就故。即于彼不空王大菩萨。如上于双手而授之。尔时一切如来。以金刚钩召名号。而灌顶之。是时金刚钩召菩萨。以彼金刚钩钩召一切如来已。而高声唱言曰。

我是诸如来  无上金刚智

能成就佛事  最上钩召者

此是不空王大菩萨三摩耶一切如来钩召智第二。

尔时世尊。复入摩罗大菩萨三摩耶。出生加持萨埵金刚三摩地已。即从己身。出一切如来奉事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即说密语。

跋折啰 啰伽。

才说此咒时。从一切如来心中。即彼世尊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花器仗。既出已同一密体。入于世尊毗卢遮那佛心中。于彼便以为金刚弓箭身。而住于掌中。即从彼金刚箭身。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出现已。为作一切如来奉事等。及一切如来神变。作已由至极杀故。复由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成就摩罗大菩萨身已。即住于世尊毗卢遮那佛心中。住已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自性清净  能以染爱事

奉事于如来  以离染清净

染故能调伏

尔时彼摩罗大菩萨身。即从毗卢遮那佛心而下。于一切如来左边月轮中。而住已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爱染奉事三摩地加持金刚。既入定已。一切如来摩兰拏金刚三摩耶。尽遍众生界喜爱。一切安乐悦意受用。乃至一切如来摩罗业最胜悉地获果故。彼金刚箭为彼摩罗大菩萨。如上双手而授之。是时一切如来。皆号彼为金刚弓。以金刚弓名而灌顶之。尔时金刚弓菩萨摩诃萨。以其金刚箭杀一切如来时。即以高声唱如是言曰。

此是一切佛  离垢爱染智

以染害离染  一切受安乐

此是金刚弓大菩萨三摩地奉事一切如来智第三。

尔时世尊复入欢喜王摩诃萨埵三摩耶。所生萨埵加持金刚三摩地已。从自身心而出一切如来欢喜。名一切如来心即说密语。

跋折啰 娑度。

才说此咒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善哉想已。同一密合。便入毗卢遮那如来心。既入心已。而为金刚欢喜体。住于双手掌中。尔时从彼金刚欢喜体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数等如来身。既出现已。作一切如来善哉等事。一切如来神变已作。以极欢悦故。复以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合。便成欢喜王摩诃萨身。住于毗卢遮那如来心。而高声唱如是言奇哉曰。

我是最胜  一切智者  所共称说

若诸妄想  分别断除  闻常欢喜

尔时欢喜王摩诃萨身。从佛心下。于诸如来背后月轮中住复请教示。 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一二卷

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欢喜金刚三摩地已。一切如来无上极欢喜智三摩耶为尽遍众生界。一切欢喜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一切如来无上踊跃。获最胜味悉地果故。其金刚欢悦。为彼欢喜王摩诃菩提萨埵。如上授与双手尔时一切如来皆号之。为金刚踊跃。以其金刚名而灌顶之。于时金刚踊跃菩萨摩诃萨。以其金刚欢悦相。以善哉声令诸佛欢喜已。高声作如是言曰。

此是诸佛等  善哉能转者

此殊妙金刚  能增益欢喜

此是金刚踊跃摩诃萨三摩耶一切如来作善哉智第四。

以上四菩萨。并是金刚部中阿閦佛眷属。都号为一切如来摩诃三摩耶萨埵。

尔时世尊复次从虚空藏心。出现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宝加持金刚三摩地已。此一切如来灌顶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从自心而出即说密语。

跋折啰 阿啰怛那(二合)

才出此咒时。从一切如来心中遍满虚空。平等性智善决了故。金刚萨埵三摩地及坚牢故。同一密合。即彼执金刚以为流出光明。尽遍虚空。犹彼尽遍虚空光明照曜故。以尽遍为虚空界。尔时以诸佛加持力。一切虚空界。悉入世尊毗卢遮那心中。善修习故。金刚萨埵三摩地。以为遍虚空藏。周流一切世界等量。摩诃金刚宝所成身。安住如来掌中。是时从彼大金刚宝身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已。而作一切如来灌顶等事。一切如来神变。于一切世间作已。以尽遍世界藏善出生故。以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合。成就虚空藏大菩萨。既成就已。住于毗卢遮那心。而高声唱如是言奇哉曰。

我是自灌顶  金刚宝无上

虽无住著者  然为三界主

时彼虚空藏摩诃菩提萨埵。从毗卢遮那佛心下。向一切如来前。依于月轮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入大摩尼宝金刚三摩地已。一切如来有所乐求皆令圆满三摩耶。尽遍众生界。为得一切利益故。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得一切如来事成就最上悉地故。此金刚摩尼。为彼虚空藏大菩提萨埵。以为金刚宝转轮故。又以金刚宝藏灌顶。既灌顶已而双手授之。是时一切如来以灌顶之号名金刚藏。尔时金刚藏摩诃菩提萨埵。将彼金刚摩尼。于己灌顶处置已。而高声作是言曰。

此诸如来许  能灌众生顶

我是手授者  及授与我者

以宝而饰宝

此是宝生如来部金刚藏大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灌顶宝智第一。

尔时世尊。复入大威光摩诃萨埵三摩耶。所生宝加持金刚三摩地已。彼自出一切如来光明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从自身心而出此密语。

跋折罗 帝壤。

才出此密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大日轮。同一密合。入于毗卢遮那佛心。便成金刚日身。住于如来掌中。于时即从彼金刚日身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出已放一切如来光明等事。一切如来神变作已。以极大威光故。金刚萨埵三摩地摩诃菩提萨埵身成就已。住于毗卢遮那心。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无比大威光  能照众生界

令诸佛依护  虽复净即是

净中能复净

时无垢威光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下已。即依于如来右边月轮中住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以圆光加持金刚三摩地已。一切如来光明三摩耶。尽遍众生界无比威光。为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一切如来自身光明。为最上悉地成就故。将彼金刚日。与彼大威光摩诃菩提萨埵。于双手而授之。是时一切如来。共号为金刚光明。以金刚名而灌顶之。尔时金刚照曜菩萨摩诃萨。以其金刚日照曜一切如来已。而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佛智  除灭无智闇

以微尘等量  超越于日光

此是金刚光明大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圆光智第二。

尔时世尊。复入宝幢菩萨三摩耶。所生宝加持金刚三摩地已。能满足一切如来所求三摩耶。名一切如来之心。从自心而出即说密语。

跋折啰 计都。

才出此密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种种殊妙杂色严具以为宝幢。出已同一密合。入于毗卢遮那心。便成金刚幢身。既成就已而安住于佛掌中。尔时从金刚幢身中。出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出已。而建立一切如来宝幢等事。作一切如来神变已。以大宝幢故。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摩诃菩提萨埵身。即住于毗卢遮那世尊心中。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无比量幢  我能授与  一切利益

满足悉地  一切所求  一切能满

时彼宝幢摩诃菩提萨埵。从佛心下已。依于诸如来左边月轮中住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建立加持金刚三摩地已。能建立一切如来思惟三摩尼幢三摩耶。为尽遍众生界。能圆满一切希求。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获得一切如来大利益最上悉地果故。彼宝幢如上授与双手掌中。是时一切如来以金刚表刹而名号之。复以金刚名号而灌顶之。尔时金刚表刹菩萨摩诃萨。以彼金刚幢。令一切如来。于檀波罗蜜相应。而高声唱是言。

此是诸如来  希求能圆满

名为如意幢  檀波罗蜜门

此是金刚幢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檀波罗蜜智第三。

尔时世尊。复入常爱欢喜根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宝加持金刚三摩地已。从自身心。出此一切如来爱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而说密语。

跋折啰 诃婆。

才出此密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微笑。同一密合。便入毗卢遮那如来心而成金刚微笑身。于如来掌中而住。

尔时从彼金刚微笑身。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一切如来希有事等。一切如来神变游戏作已。常爱欢喜根故。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以为大菩萨身。既成就已。住于世尊毗卢遮那心中已。而高声作是言奇哉曰。

我是为大笑  一切胜中上

恒常善住定  以为佛事用

尔时常爱欢喜根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而下。依于一切如来背后月轮中而住复请教示。于时世尊入一切如来希有加持金刚三摩地已。出现一切如来三摩耶。尽遍众生界。诸根无上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获得一切如来根净治智神通果故。彼金刚微笑。为彼常爱欢喜根摩诃菩提萨埵。如上授与于双手掌中。尔时一切如来。以金刚爱名而为之号。便以金刚名而为灌顶。于时金刚爱摩诃菩提萨埵。以其金刚微笑。于一切如来微笑。而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如来  示生现希有

大智能踊跃  二乘所不知

此是金刚爱摩诃菩提萨埵。一切如来微笑希有智第四。

以上宝部中四菩萨。是一切如来大灌顶萨埵。

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卷第二

尔时世尊复入观自在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出生法加持金刚三摩地已。从自身心。出一切如来法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而说密语曰。

跋折罗 达摩。

才出此密语时。于一切如来身中。即彼薄伽梵执金刚。由自性清净一切法平等性智善决了故。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以为法光明。由彼法光明。出现一切世界周遍照曜。便成法界。时彼一切法界遍满虚空界。同一密合。入于毗卢遮那佛心中。周遍虚空界量。成大莲花身住于世尊手中。尔时世尊从彼金刚莲华身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既出现已一切如来三摩地智神通等。一切如来神通游戏。于一切世界作已。观自在故。及金刚萨埵三摩地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观自在摩诃菩提萨埵身。成就已。住于毗卢遮那佛心中。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第一义  本来自清净

筏喻于诸法  能得胜清净

时彼观自在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下已。依于一切如来前月轮中而住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三摩地智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已。能清净三摩耶。尽遍众生界自身清净。为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获得一切如来法智神通果故。即将彼金刚大莲华。如上授与观自在菩萨摩诃萨。为转正法轮故。为一切如来法身。灌顶已而于双手授之。尔时一切如来。复以金刚眼名号而为灌顶。于时金刚眼菩萨摩诃萨。彼莲花叶以开敷故。贪爱自性离清净无染污。作是观察已而高声唱如是言曰。

此是诸佛慧  能觉了贪爱

我及所授者  于法而住法

此是莲华部金刚眼大菩萨三摩耶一切如来观察智第一。

尔时世尊。复入文殊师利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法加持金刚三摩地已。从自心出此一切如来大智慧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即说密语。

跋折啰底 瑟那(三合)

才出此语时。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智剑而出已。同一密合。入于毗卢遮那佛心中。便为剑鞘。既成就已。住于毗卢遮那佛手中。于时从彼如来剑鞘身中。出现一切世界等如来身。一切如来智慧等。及一切如来神变游戏已。由极妙吉祥故。及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文殊师利摩诃菩提萨埵身。既成就已。往于世尊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作是言奇哉曰。

我是诸佛语  号为文殊声

若以无形色  音声可得知

尔时文殊师利摩诃菩提萨埵。从世尊心下已。依一切如来右边月轮中住复请教示。

尔时毗卢遮那佛。入一切如来智慧三摩耶金刚三摩地已现一切如来断除烦恼三摩耶。为尽遍众生界。断除一切苦故。及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成就一切如来随顺音声。圆满慧最上悉地故。彼金刚觉。于文殊师利摩诃菩提萨埵。如上于双手授之。于时一切如来。以金刚觉而为名号。复以金刚名授其灌顶。尔时金刚觉菩萨摩诃萨。以其金刚剑。挥斫已。而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如来  般若波罗蜜

能破诸怨敌  灭罪中为最

此是金刚觉摩诃菩提萨埵三摩地一切如来智慧第二。

尔时世尊。复入才发心。能转一切如来法轮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法加持金刚三摩地已。即从自心。出此一切如来法轮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即说密语。

跋折啰 曳都。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金刚界大坛场出已。同一密合。入于毗卢遮那佛心中。以为金刚轮身。即于如来手中住。于时从彼金刚轮身。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出已由才发心能转法轮故。及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以为才发心转法轮身。成就已住于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于执金刚中  金刚轮为上

彼以才发心  而能转法轮

尔时才发心转法轮。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下已依于一切如来左月轮中而住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金刚眼轮三摩地已。一切如来大坛场三摩耶。为尽遍众生界。入不退转轮。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成就一切如来转正法轮最上悉地故。即彼金刚轮。而为彼才发心转法轮摩诃菩提萨埵。如上于双手而授之。尔时一切如来以金刚道场名而为之号。尔时金刚道场菩萨。以其金刚轮。为一切如来不退转故安立已。复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如来  能净治一切

是名不退转  菩提之道场

此是金刚道场摩诃菩提萨埵才发心能转一切如来法轮智第三。

尔时世尊复入无言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法加持金刚三摩地已。即从自心出一切如来念诵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即说密语。

跋折啰 婆沙。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彼即以为一切如来法文字出已。同一密合。入于世尊毗卢遮那佛心。便为金刚念诵身而住于世尊掌中。尔时即从金刚念诵身。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既出已而作一切如来法界性等一切神变游戏已。而自语言极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语言金刚菩提萨埵身已。住于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作是言奇哉曰。

自然之秘密  我为密语言

若说于正法  远离语戏论

尔时无言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而下。依于诸如来背后月轮中而住复请教示。于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秘密语言三摩耶三摩地。为一切如来语言智三摩耶。尽遍众生界。语言悉地成就故。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获得一切如来语言秘密性胜上悉地故。即彼金刚念诵。为彼无言摩诃菩提萨埵。如上授与双手。尔时一切如来以金刚语言名而为之号。于时金刚语言菩提摩诃萨埵。以其金刚念诵而与一切如来谈论已。而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如来  金刚之念诵

于诸如来秘  能为速成就

此是莲花部金刚语言摩诃菩提萨埵三摩地一切如来离语言戏论智第四。

已上四菩萨是莲花部一切如来大智三摩耶萨埵。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毗首羯磨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羯磨加持金刚三摩地已。即从自身心。出现一切如来羯磨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即说密语。

跋折罗 羯磨。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羯磨平等性智善晓了故。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一切如来羯磨光明而出现已。由彼一切如来羯磨光明照曜故。诸世界得成一切羯磨界。同一密合。便入毗卢遮那佛心。遍满尽虚空界量。由一切如来金刚羯磨界故。以为羯磨金刚身。而住于世尊掌中。尔时从彼羯磨金刚身。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既现已。于一切世界一切如来羯磨等。一切如来神变游戏作已。一切如来无边羯磨故。复以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以为一切如来毗首羯磨摩诃菩提萨埵身。即住于世尊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诸佛羯磨不唐捐  羯磨金刚而能转

唯我住兹能广为  以无功用作佛事

于时大毗首羯磨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下已。依于如来前月轮中住复请教示。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不空金刚三摩地已。为一切如来转供养等无量不空一切羯磨仪式广大三摩耶。为尽遍众生界。一切羯磨悉地。及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获得一切如来金刚羯磨性智神通最上悉地故。是彼羯磨金刚。为一切如来金刚羯磨摩诃菩提萨埵。为一切如来羯磨转轮故。复以一切如来金刚羯磨故。为其灌顶而于双手授之。尔时一切如来以为金刚毗首名而为之号。复以金刚名而灌其顶。于时金刚毗首菩萨摩诃萨。即以彼羯磨金刚置于心上。为令作用一切如来羯磨事已。而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如来  最上毗首磨

我及所授者  羯磨能羯磨

羯磨部中金刚毗首羯磨大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所作事业智第一。

尔时世尊。复入难胜斗战勇健精进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羯磨加持金刚三摩地已。入一切如来拥护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从自身心而出。即说密语曰。

拔折罗 阿啰(二合)乞沙(二合)

才说此语时。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坚牢甲胄。而出已。同一密合便入世尊毗卢遮那佛心中。复为大金刚甲胄身。而住于如来手中。尔时从金刚甲胄身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出已。一切如来拥护仪式广大羯磨等。一切如来神变游戏作已。由难胜斗战精进故。及以金刚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难胜精进摩诃菩提萨埵身。成就已。住于毗卢遮那世尊心中。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精进所成甲坚牢  坚牢于余坚牢者

以坚牢故非色身  能为最上金刚身

尔时彼难胜精进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中下已。依于诸如来右边月轮中而住复请教示。尔时如来。入一切如来坚固金刚三摩地已。入一切如来精进波罗密三摩耶。为尽遍众生界救护。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获得一切如来金刚身。最上悉地果故。彼金刚甲胄。为彼难胜精进摩诃菩提萨埵。如上于双手而授之。尔时一切如来。以金刚友名而为之号。复以金刚名号授其灌顶。尔时金刚友菩萨摩诃萨。以其金刚甲胄。而被一切如来已。而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如来  最上慈甲胄

坚固精进护  名为大亲友

金刚友大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慈护甲胄智第二。

尔时世尊。复入摧一切魔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已。入一切如来方便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从自身心而出。即说密语曰。

跋折罗 药叉。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以为大牙器。而出已。同一密合。入世尊毗卢遮那佛心。便成金刚牙身已。而住于如来掌中。于时从彼金刚牙身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已。一切如来调伏暴恶。一切如来神变游戏。由极摧一切魔故。及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以为摧灭一切魔菩萨身已。便住于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诸佛大方便  有大威德应调伏

若为寂静利众生  摧灭魔故作暴恶

时彼摧灭魔大菩提萨埵身。从佛心下。依于诸如来左月轮中而住已。复请教示。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暴恶金刚三摩地已。一切如来意调伏。粗恶三摩耶。为尽遍众生界无怖畏。一切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获得一切如来大方便智。神通最上悉地果故。以彼金刚牙器仗。为摧灭一切魔摩诃菩提萨埵。如上双手而授之。于时一切如来。以金刚暴恶名而为之号。是时金刚暴恶摩诃菩提萨埵。将彼金刚牙器仗。置于已口中。恐怖一切如来已。而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佛现  最上降伏者

金刚牙器仗  哀愍方便设

此是金刚暴恶大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大方便智第三。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拳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羯磨加持金刚三摩地。入一切如来身口意金刚缚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心。从自心出已。即说密语曰。

跋折罗 散地(重音呼)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印缚。出已同一密合入于毗卢遮那佛心。而为金刚缚身已。而住于世尊掌中。于时从彼金刚缚身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出已。为于一切世界。一切如来印缚智等。作一切神变已。由一切拳牢缚故。及金刚萨埵三摩地极坚牢故。同一密合。以为一切如来拳摩诃菩提萨埵身。成已。住于世尊毗卢遮那佛心。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三摩耶  坚牢缚身者

诸愿求成就  虽解脱示缚

于时彼一切如来拳摩诃菩提萨埵身。从佛心下已。依诸如来背后月轮中住。复请教示。

尔时世尊。入一切如来三摩地已。一切如来印缚三摩耶。尽遍众生界。一切如来大神力现验作事故。一切悉地诸安乐悦意受用故。乃至一切如来一切智智印。为生最上悉地果故。彼金刚缚。为一切如来金刚拳摩诃菩提萨埵。如上双手授之。于时一切如来。以金刚拳名而为之号。复以金刚名授其灌顶。尔时金刚拳菩萨摩诃萨。以其金刚缚。而缚之一切如来已。高声唱是言曰。

此是诸如来  坚牢金刚缚

若为一切印  速疾成就故

三摩耶极难  羯磨能超度

金刚拳大菩萨三摩地缚一切如来身口意智第四。

于羯磨部中。四菩萨三摩地。都名一切如来羯磨智。尔时阿閦如来。为毗卢遮那世尊。入一切如来智印故。金刚波罗蜜三摩耶。金刚加持金刚三摩地。已即从自心。出现一切如来金刚三摩耶。名一切如来印。即说密语曰。

萨埵 跋折丽。

才出此语时。于一切如来心。出现金刚光明。于彼金刚光明诸门。即彼执金刚。一切世界微尘等。以为如来身印。一切智同一密合。周遍一切世界量。以为大金刚身已。于世尊毗卢遮那前。依于月轮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诸佛与萨埵  金刚极坚牢

若以坚牢故  非身金刚身

如来部中金刚波罗蜜一切如来金刚三摩耶智第一。

尔时宝生如来。以为世尊毗卢遮那如来。入一切如来智印故。宝波罗蜜三摩耶。所生宝金刚加持三摩地。已即从心。出现此金刚宝三摩耶身印。即说密语曰。

阿罗(二合)怛那(二合)跋折丽。

才说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中。出现宝光明。于彼宝光明。即彼执金刚。一切世界微尘等。以为如来身印。一切如来诸智。同一密合。周遍一切世界量。而为大金刚宝身。依毗卢遮那右边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诸佛金刚契  我是宝金刚

坚牢灌顶门  说如来身印

如来部中宝波罗蜜一切如来金刚宝灌顶三摩耶智第二。

尔时观自在王如来。以为世尊毗卢遮那佛。契一切如来智故。入法波罗蜜三摩耶。所生金刚加持三摩地已。即从自身。出现此法三摩耶身契。即说密语曰。

达摩 跋 折啰。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出现莲花光明。于彼莲花光明。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世界微尘数如来身。一切如来智契已。同一密合。一切世界周遍量以为金刚莲花身已。依于毗卢遮那佛背后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一切佛谓我  清净法金刚

若以性清净  虽染而清净

如来部中法波罗蜜三摩耶所生加持金刚三摩耶智第三。

尔时不空成就如来。为世尊毗卢遮那一切如来遍智契故。入一切波罗蜜三摩耶。所生金刚加持三摩地已。此一切三摩耶自已契。从自心而出。即说密语曰。

羯磨 跋 折哩。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出现一切羯磨光明。于其一切如来光明。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遍契一切如来智已。复同一密合。遍满一切世界量。面向四方。以为羯磨金刚身已。依于世尊毗卢遮那左边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一切如来智  我多种羯磨

金刚若唯一  尽遍佛世界

能事业羯磨

一切如来三摩耶羯磨波罗蜜一切如来作佛事业智第四。

都名一切如来摩诃波罗蜜。尔时毗卢遮那世尊。复入一切如来爱乐供养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已。此一切如来眷属。摩诃持明天女。从自心而现。即说密语曰。

跋折啰 逻细绁(二合)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出现金刚印。于其金刚印峰。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微尘等如来身已。同一密合。为金刚喜摩诃持明天女。遍身似金刚萨埵女。殊妙色相形貌威仪。一切严具而为庄饰。一切如来部所摄。是为金刚萨埵女。既成就已。即依于阿閦鞞世尊左边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无比供养  余无有能者

若以爱供养  能成诸供养

一切如来喜爱密供养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安乐悦意智第一。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宝鬘灌顶三摩耶。出生金刚三摩地已。此一切如来部。摩诃持明天女。从自心而出。即说密语曰。

跋折啰 么隶。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出现摩诃宝契。从彼宝契。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已。同一密合。复为金刚鬘摩诃天女已。依于世尊宝生左边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无宝  名宝供养  若于三界

为胜谛王  即以供养  而为教令

一切如来宝鬘灌顶供养一切如来觉分智第二。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歌咏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已。从自心。出现一切如来部摩诃天女。即说密语曰。 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一二卷

跋折罗 倪(俄以切)坻。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出现一切如来法契。从其法契。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同一密合。复为金刚歌咏摩诃天女。依于观自在王佛左边圆满月轮中。而住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诸供养  以为歌咏者

虽能令欢喜  假设如空响

一切如来歌咏供养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偈颂三摩耶智第三。

尔时世尊毗卢遮那。复入一切如来作舞供养三摩耶。所生一切如来部大天女。从自心而出。即现说密语。

跋折啰 涅哩帝曳(二合)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为一切如来作务种种广大仪式供养。出已。从彼一切如来舞供养广大仪式。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已。依于世尊不空成就如来左边满月轮中而住。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广大一供一切供  能作利益遍世间

若以金刚舞仪式  而能成就佛供养

一切如来舞供养一切如来无上供养羯磨智第四。

已上四部。是一切诸如来密法供养。

尔时阿閦鞞世尊。复为供养毗卢遮那如来。随外供养故。入一切如来能为滋茂三摩耶。所生金刚。名一切如来主香婇女。从自心出。即说密语曰。

跋折罗 度鼙。

才出此语时。复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无量种种庄严供养云集。以此无量众香云气严云。遍满一切金刚界已。又从彼众香供养严云海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数如来身已。同一密合。以为金刚香天身。依于世尊阿閦佛金刚摩尼峰楼阁左角边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为天供养  能令善滋茂

若入诸众生  速得证菩提

一切如来香供养能令滋茂菩萨三摩地所生金刚摄智第一。

尔时宝生如来世尊。复为供养毗卢遮那世尊。随外供养故。入宝庄严具供养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已。从自心。出现一切如来承旨天女。即说密语。

跋折罗 补瑟鞞(二合)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花供养庄严。出现。遍满虚空已。复从一切诸花供养庄严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同一密合。以为金刚承旨天女之身。依于毗卢遮那世尊金刚摩尼峰楼阁左角边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花供养  能为诸严具

供养宝性已  速获于菩提

一切如来金刚花供养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宝庄严具供养三摩耶智第二。

尔时观自在。王如来世尊为供养毗卢遮那如来。随外供养故。入一切如来光明供养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已。此一切如来女使。从自心而出。即说密语。

跋折啰(二合)虏计。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世界光明供养庄严。遍满法界。出现已。从彼一切光明供养庄严中。复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同一密合。以为金刚光明天身已。于世尊金刚摩尼峰楼阁左角边月轮中而住。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大供养  以为清净灯

若具法光明  速得诸佛眼

一切如来灯光明供养庄严菩萨三摩地一名如来光明遍法界智第三。

尔时不空成就如来世尊。为供养毗卢遮那世尊。随外供养故。入一切如来涂香供养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已。从自心。出一切如来婢使。即说密语曰。

跋折啰 蹇提。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涂香供养庄严。出现。从彼一切涂香供养庄严中。复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同一密合。以为金刚涂香天身。依于世尊金刚摩尼峰楼阁左角边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涂香供养  是殊妙悦意

若以如来香  遍授一切身

一切如来涂香供养三摩耶菩萨三摩地是一切如来戒三摩地慧解脱解脱知见香等智第四。

都名奉受一切如来教者天女。

尔时世尊毗卢遮那如来。复入一切如来三摩耶钩三摩耶。所生萨埵金刚三摩地已。从自心。出现此一切如来一切群众印主。即说密语。

跋折罗 俱奢若(短声)

才出此语时。复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一切群印。出现。从彼诸如来一切世界微尘等。出现如来身已。同一密合。复为金刚钩摩诃菩提萨埵身已。依于世尊金刚摩尼峰楼阁金刚中间月轮中而住。钩一切如来。三摩耶已。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诸如来  坚固三摩耶

若我钩召已  祗奉一切坛

一切如来钩菩萨三摩地一切如来三摩耶钩召智第一。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三摩耶引入。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三摩地已。从自心。出现导引一切如来入印使者。即说密语。

跋折罗 波舍(短呼)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引入群印已。即从一切如来引入群印。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已。同一密合。复为金刚罥索摩诃菩提萨埵身。依于世尊金刚摩尼峰楼阁宝门间月轮中而住。引入一切如来已。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诸如来  金刚固罥索

设入诸微尘  复令彼引入

一切如来金刚罥索大菩萨三摩地引入一切如来智第二。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三摩耶。钩锁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萨埵金刚三摩地已。即从自心。出现一切如来缚诸如来心使者。即说密语。

跋折罗 娑怖(二合)吒。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三摩耶缚众印。而出已。复从彼一切如来三摩耶缚众印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同一密合。以为金刚钩锁摩诃菩提萨埵身已。依于如来金刚摩尼宝峰楼阁法门间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诸如来  金刚坚钩锁

虽一切缚解  为生故受缚

一切如来三摩耶钩锁摩诃菩提萨埵三摩地一切如来三摩耶缚智第三。

尔时世尊。复入一切如来摄入。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萨埵金刚三摩地已。即从自心。出现此一切如来诸印童仆。即说密语。

跋折罗吠舍(短呼之)

才出此语时。从一切如来心。即彼薄伽梵执金刚。以为一切如来诸咒群众。出现。即于彼一切如来诸咒群众中。出现一切世界微尘等如来身同一密合。以为金刚摄入身。依于世尊金刚摩尼宝峰楼阁羯磨门间月轮中住。而高声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诸如来  金刚摄牢固

能为一切主  亦复作童仆

一切如来摄入摩诃菩提萨埵三摩耶所生金刚三摩地名一切如来金刚摄入智第四。

已上都名一切如来受教者。如上次第。尽诸部眷属。坛场主。及金刚萨埵为首。一切菩萨等。各各思惟本三摩地。自己形状服饰。所执记印。然后思惟自己所持明主菩萨色相。又想诸佛世尊。满虚空界。油麻等量。若自己身结加趺坐。置右手于左手上。舌拄上齶。住意于鼻端微细金刚大柱。以念绳系意。令作堪任。如调炼净腊。其心随调。种种任用。又若水精石云母等。本性明彻随其色影。而为变现。是心亦尔。本性清净。但由妄业耽著世间技艺工巧。随彼转变。一切妄想之所庄饰。宁可翻妄归真。修习实相。一切智智无上功德分别道用。如是以决定慧味。善巧意乐。勇猛威德。观察自心。散乱烦恼所薰。蕴入界等摄所摄远离。法无我相应。初始生。犹如阳焰幻化乾闼婆城。如空中响。如旋火轮梦妄。远离过于一百六十世间心。作是思惟已。于己身心自知可验。彼是知道者见道者真实所说。愚夫系著相者。终不了知。次须入观止出入息。初依瑜伽安那般那。系念修习。不动身躯。亦不动支分。名阿娑颇那伽法。久修行者。如是思惟时。入想己身住在虚空。一切诸佛遍满法界。以弹指印令从坐起。持诵者应思惟谛听诸佛告言。善男子无上正等菩提。速宜现证。汝若一切如来真实。未能了知。云何堪忍能修一切苦行。尔时听闻一切佛语已。即依仪式。从定而出。即结从坐起印。其印法金刚拳双结已。檀慧度互相钩进力度仰相拄。即说密语。

唵 跋折罗 底瑟咤。

以此印。起已。应观十方佛海一一佛前。己身住在足下。顶礼于一切如来。礼讫以此密语应当表白曰。

唵 萨婆怛他揭多迦耶缚(旡我反)袪(二合)质多钵啰(二合)那莫 跋折啰 婆那吽(二合)迦阿嚧迷。

梵存初字。论曰以一切如来身口意。如是我金刚敬礼。次第敬礼一切如来已作如。是言愿世尊示诲。于我云何是真实法云何安住奉行。复应思惟一切如来。各面告如是言。善男子应以三摩地本性成就。随意念诵。当观察自心。即说密语。

唵 质多钵喇底(丁里切)迷昙羯卢弭。

诵此密语时。观于自心状如月轮已。复白一切如来。世尊愿教示于我。欲见月轮相。一切如来复告言。善男子此心本性清净。随彼所用。随意堪任。譬如素衣易受染色。本性清净心。增长智故。以本性成就密语。应发菩提心。即说密语。

唵 菩提 质儋 郁波陀耶弭。

诵此语时。应结金刚缚契。以此密语。即想彼月轮极清净坚牢。大福德所成。于佛性菩提。从所生形状。如月轮澄静。清净无诸垢秽。诸佛及佛子。称名菩提心。既见智所成月。即以心启告。显发于诸如来。世尊我见彼月轮。极清净尔时一切如来告言。汝当亲近。一切如来普贤之心。汝应善修习此一切如来普贤之心。坚牢故。于自心月轮中。想金刚杵形像。钝真金色。具放光焰。即是无垢清净佛智。又想其杵具五叉股。持诵师承一切佛旨。以其五叉股契。想置其杵中。而诵密语。

底瑟咤 跋折罗。

次说结契法。先金刚缚已。竖忍愿度相著。以进力度。于忍愿傍如曲叉。竖相去两大麦许。又以定智度及檀慧度。两两相合。竖如叉股。是名五金刚契次修瑜伽者。复以金刚羯磨契印。心想广展此金刚印。即说密语。

娑婆罗 跋折罗。

说结羯磨印法。以智定度。各捻檀慧度头。申余三度。如三股跋折啰。左仰右覆。右在上已。当其心上。摩转如轮。其次想自心是菩提心。身为金刚所成。以意念诵前密语。即自随意境界。而尽展金刚身。满一切虚空世界。其次以此密语。收摄其金刚。即说密语。

唵 僧喝啰 跋折啰。

其次彼金刚。以此密语而坚牢之。复说密语。

唵 涅哩茶 底瑟咤 跋折啰。

以此咒。坚牢已。持身如故。其次思惟于一切虚空界。所有一切如来。身口意金刚界。彼皆以诸佛神力加持。入于自身金刚中。作此念时。而诵密语。

唵 跋折啰哆么(二合)俱含三摩愈含摩诃三摩愈含 萨婆怛他羯多 阿毗三菩提 跋折啰哆么(二合)

俱含。

梵存初字。论曰我是金刚身。三摩耶身。摩诃三摩耶身。一切如来现证菩提。为金刚身。其次以专定心。想己身随一切相好。庄严披服交络缯彩。以一切佛冠。而受灌顶。以摩诃菩提萨埵身。而想自身。其次为欲超过诸天。色相坚牢故。自己所念诵天三摩地。加持灌顶。以此仪式应善思惟。次结印法。金刚缚牢缚已。直舒忍愿度是也。为瑜伽加持故。应置其印于心。次于额喉顶上。而说密语。

唵 跋折啰 萨埵 阿地瑟咤 萨缚么含(二合)

以此瑜伽。加持自身。为金刚。凡加持契。各随本部。置其处已。于顶上解散之。又说自所念诵。天灌顶者。谓从心所起金刚宝印。置于额上而灌顶结灌顶印法。谓结金刚缚已竖智定度。进力二度头相拄。屈其中分如摩尼宝状。是名授灌顶印。而说密语。

唵 跋折罗 阿罗(二合)怛那(二合)阿毗诜遮摩含(二合)

其次思惟自所念诵咒。天令入自身。而诵此四字密语。

壤而(迦反上短呼)吽(重引)鑁(无凡反)护(引)

以此瑜伽加持。一切咒印速得成就。

次执金刚菩萨所说。其灌顶印。分擘已各存本势。于额前。以进力度互三绕之。如系鬘法。顶后亦尔。结已。从顶上两边。至肚。起于檀慧度。次第散解之。诵此密语。

唵 跋折 啰阿啰(二合)怛那么隶 阿毗诜者萨婆慕那罗(二合)冥涅哩 迟呬(平)句嚧末罗迦婆制那鑁(亡凡反)

余灌顶契。同用此法散之。次结金刚缚拍手印。而令欢喜。即说密语。

唵 跋折啰 都屣扈。

以此语法。解结契令得欢喜。当为金刚体性。或为金刚萨埵。此瑜伽方便。于十六摩诃萨。及弥勒等。诸余十地得自在者。彼大菩萨。各各自己三摩耶印等。三摩地之所加持灌顶。而以如上法。应当思惟修习次第。若复念诵如来部咒。或诵转轮者。即以如后所说法。应加持灌顶。其中修一切部瑜伽加持者。谓萨埵金刚印结已。置于心上结印法。结金刚缚已。竖忍愿度如针是也。而说咒曰。

唵 跋折啰 萨埵 阿地瑟咤 娑婆摩吽。

是名金刚部加持语契。复次若宝部结金刚宝契。结契法。结金刚缚已。以智定度面相捻。稍令曲屈。以忍愿度中分面相捻。偃曲如宝是也。置于额上即诵密语。

唵 跋折啰 阿啰(二合)怛娜 阿地瑟咤娑婆么含怛啰。

此名宝部金刚宝加持语契。次结莲华部三摩耶印。其结印法。结金刚缚已。竖忍愿度。稍曲相拄。如莲花叶。置于玉枕下而加持之。即说咒曰。

唵 跋折啰 波头摩(二合)阿地瑟咤娑婆么含 颉唎。

是名莲花部加持语契。

次结羯磨部三摩耶印。其结印法。结金刚缚印以忍愿度。屈入掌中。以檀慧智定等度。竖如针。置于顶上而加持之。即说密语。

唵 跋折啰 羯磨 阿地瑟咤 萨[口*网](亡可反)摩含(二合)婀。

是名羯磨部加持语印 复次说一切部次第灌顶法。金刚部如上说。结金刚萨埵缚已。置于顶前以自灌顶。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阿毗诜者 摩含(二合)吽。

宝部结如上说宝三摩耶印。置于顶右以自灌顶。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 阿罗怛那 阿毗 诜者 摩含 怛啰。

莲花部结如上。说莲花三摩耶印。置于顶后以自灌顶。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 钵头摩 阿毗诜者 摩含颉唎。

羯磨部结如上说羯磨三。摩耶契置于顶右以自灌顶。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 羯磨 阿毗诜者 摩含娜。

既如上灌顶已。准前诵上四字密语。令入己身。复次如上说四印。于自头上。系灌顶鬘。次第应住于瑜伽。各依本部契。如上分止观羽。存本契势。于己顶上。系灌顶鬘额上顶后如前三绕他皆仿此。

金刚部结萨埵金刚已。分为二。应以金刚纯宝所成鬘。系自头上。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罗摩罗 阿毗诜者 摩含鑁(平)

宝部结宝金刚契已。分为二。应以诸宝所成鬘。系自头上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 阿啰怛那。摩隶 阿毗诜者摩含鑁(平)

莲花部结法金刚契。分为二。应以一切法所成鬘。系自头上。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罗 达摩 摩隶阿毗诜者摩含鑁(平)

羯磨部结羯磨金刚契已。分为二。应以一切羯磨所成鬘。系自头上。而诵此密语。

唵 跋折啰 羯磨 磨隶阿毗诜者 摩含鑁(平)

次如上所说。灌顶鬘中间。于顶上。应置一切如来金刚界自在契。其契法。结金刚缚契已。申忍愿度。少屈相拄。以进力度。置忍愿度初分外傍已而说此密语。

唵 萨婆怛他揭多 鼻三菩提 跋折啰阿毗诜遮摩 含鑁(平)

次想自身。以为一切如来宝冠庄饰已。如上诵四字密语。

壤吽 鑁护(引)

诵此语令一切如来入于己身。次结金刚缚契。如上以手合拍。令欢喜。诵此密语。

唵 萨婆 怛他 揭多 鼻三菩提 跋折罗都使野护。

如是以一切如来身口意金刚差别契。修饰自身已。复想一想随形相如。庄严自身。而诵一切如来大乘阿毗三摩耶百字密语。而令坚固。即说百字密语。

唵 跋折啰 萨埵三摩耶 么奴波逻耶。(金刚萨埵三摩耶愿守护我)跋折啰萨埵哆吠奴乌(二合)播底瑟吒(以为金刚萨埵)涅哩茶乌(二合)铭婆嚩(为坚牢我)素睹沙揄(二合)铭婆嚩(于我所欢喜)阿努啰(上)讫睹(二合)婆铭缚素补使榆(二合)铭婆嚩 萨婆悉地 含铭般啰野绰(授与我一切悉地)萨婆羯磨素遮铭(及诸事业)质多失唎耶(令我安隐)句嚧吽呵呵呵呵护(引)薄伽梵(世尊)萨婆怛他揭多(一切如来)跋折啰么迷闷遮(愿金刚莫舍离我)跋折哩婆嚩(令我为金刚三摩耶萨埵)摩诃三摩耶萨埵阿(去引)

如是坚牢已。一切如来身口意金刚加持。以观自身成等正觉。

次复于一切如来前。而献自身。诵此密语。

唵 夜他萨婆怛他揭多怛他含(如诸一切如来我今亦复如是)

复次以正定心。从上所说。观察自我身心。一切真实大菩提心。是色类种种功德庄严所生。善巧方便之所建立。意乐救拔。尽遍世界而为严饰。永尽远离一切分别。如上观已。即诵此密语。

唵 怛他揭都含(我是如来)

复次我今。已入普贤摩诃菩提萨埵行位。证得无住涅槃。成就希有。自身胜解不可说示。于一切如来。我今敬礼白言。世尊愿加持我。现证等觉。愿为坚牢。作此祈请。已则想一切如来。入于己心萨埵金刚中而诵此密语。

唵 萨婆怛他揭多阿毗三菩提涅哩茶(坚牢也)跋折啰 底瑟咤(一切如来正等菩提金刚坚牢安隐)

本文链接:入楞伽经全文 第四卷

上一篇: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一二卷

下一篇: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一)全文

热门精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