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行经

修行道地经全文(第七卷)

作者:法护法师 译 时间:2019-05-31 15:04:26阅读次数:

修行道地经全文(第七卷)

第七卷 修行道地经

观品第二十四

眉间白毛相其明踰日光

犹鹄飞空中远近无不见

其身如师子超越天帝象

肩胸而广姝愿稽首佛尊

臂肘平正而满足世尊之脐如水洄

髀膝[跳-兆+專]肠若金柱当归命佛而稽首

其目长好如莲华体着毛发犹孔雀

心常住止在寂然我愿归命超众仙

其修行者。何谓为观。若至闲居独处树下。察五阴本见如审谛。苦空无常非身之定色痛想行识。身则本无。五十五事无可贪者亦无处所。于是颂曰。

以行忍辱得法观察五阴本所从兴

睹见过去来现在分别喻说五十五

何谓五十五事。是身如聚沫不可手捉。是身如海不厌五欲。是身如江归于渊海趣老病死。是身如粪明智所捐。是身如沙城疾就磨灭。是身如边土多睹怨贼。是身如鬼国无有将护。是身如骨背肉涂血浇。是身如髓筋缠而立。是身如穷士淫怒痴处。是身如旷野愚者为惑。是身如崄道常失善法。是身如[土*尃]冡百八爱所立。是身如裂器常而穿漏。是身如画瓶中满不净。是身如溷九孔常流。是身如水渎悉为瑕秽。是身如幻以惑愚人不识正谛。是身如蒜烧毒身心。是身如朽屋败坏饮食。是身如大舍中多虫种。是身如孔净秽出入。是身如萎华疾至老耄。是身如露不得久立。是身如疮不净流出。是身如盲不见色本。是身如宅四百四病之所居止。是身如注漏诸瑕秽众垢所趣。是身如箧毒蛇所处。是身如空拳以欺小儿。是身如冢人见恐畏。是身如蛇嗔火常燃。是身如癫国十八结所由。是身如故殿死魅所牵。是身如铜钱外现金涂皮革所裹。是身如空聚六情所居。是身如饿鬼常求饮食。是身如野象怀老病死。是身如死狗常覆盖之。是身如敌心常怀怨。是身如芭蕉树而不坚固。是身如破船六十二见为之所惑。是身如淫荡舍不择善恶。是身如朽阁倾坏善想。是身如喉痹秽浊在内。是身无益中外有患。是身如冢而无有主为淫怒痴所害。是身无救常遭危败。是身无护众病所趣。是身无归死命所逼。是身如琴因弦有声。是身如鼓皮木裹覆计之本空。是身如坏无有坚固。是身如灰城风雨所坏归老病死。以是五十五事观身瑕秽。是身欺诈怀无反覆。不信亲厚哀之反舍无有亲疏。譬如梦幻影向野马忽然化现。若如怨家。常恭敬之奉事供给而求可意。沐浴栉梳饮食衣被。安床卧具随所便宜。牵人向穷老病死患。于是颂曰。

常饮食此身五欲令自恣

求安如亲友谛省是怨仇

无救无所护常怀无反复

牵人至患害入生老病死

人死已后。皆当烂壤犬兽所食。或有见烧枯骨散地。因无数法当观斯身。譬如痈疮。若如箭镞在体不拔。犹若死罪都市之处。察体众恼生在终没有所贪著名曰为色。观身为软所遭安危名曰痛痒。有所了知名曰为想。心念为行。分别诸趣名曰为识。于是颂曰。

计之眼色主所观是身获致因本缘

柔软之等以成行以无色心察众德

譬如江河边有潢池。众象入中澡浴饮水。食啖池中青莲芙蓉茎华。则复退还。其时迹现在于泥沙大小广长。有射猎人牧牛羊者担薪负草。道路行者见其足迹言。大群象经过此地。虽不见象但睹其迹。则知群象经历是间。无想之阴痛痒行识所更为软。想行识然。于是颂曰。

如江河边地沙中有行足

以见象游迹如有群象过

如是计细滑至于法识念

多所而照现起灭之因缘

如是无色众想之念。皆依倚色然后有色法。譬如两束苇相倚立。于是颂曰。

无色多所倚有色依无色

如枝着连树名色亦如是

其无色法依有色分别。有色则亦无倚无色之着。如先有鼓然后出声。声之与鼓各异不同。鼓不在声声不在鼓。名色如是各异不合。转相依倚乃有所成。其无色阴不得自在非己力兴。譬如二人一人往盲一人生跛欲诣他国。盲者目冥永无所见不知所趣。跛无两足不能游行。盲者谓跛。吾目无见有足能行。而目甚冥不识东西。卿又跛掘不能行来。既有眼明见其进退行步所趣。今我二人转共相依欲诣他国。跛骑盲肩则而发去。非跛威力非盲之德。色法如是。非独能立。无色亦然展转相依。于是颂曰。

思惟诸法非独成其有色法无色然

在于世间转相依譬如盲跛相骑行

其名色者转相依倚。譬如鼓音如弓弦箭。而相恃怙不合不别。万物如是。从因缘成无有力势不得自在。悉从缘起见。事乃兴。修行若斯。而察法本如有起灭。本无所有忽自然现则复灭没。无生则生无起则起。皆归无常。于是颂曰。

五阴常属空依倚行羸弱

因缘而合成展转相恃怙

起灭无有常兴衰如浮云

身心想念法如是悉则坏

其修行者。常以四事观其无常。一曰所生一切万物皆归无常。二曰。其所兴者无有积聚。三曰万物灭尽亦不耗减。四曰人物悉归败坏亦不尽灭。以是之故不生者生不尽者尽。见诸万物当作是察起灭存亡。以斯观者无所不知。悉能睹见靡所不了。于是颂曰。

人物虽有生不积聚不灭

亦不舍众形虽没而不灭

虽终相连续皆从四因缘

观万物如是超越度终始

假使修行专自思念。东西南北所有万物皆归无常扰动不安。适起便灭莫不趣空。始生已来无常之事老病死患常逐随身。作是观者。不着三处不乐四生无住五识。其心不入九神所居。设使更生则除三结。一曰贪淫。二曰犯戒。三曰狐疑。则成道迹趣于无为。譬如流江会归于海。于是颂曰。

观万物动起念之悉当过

爱欲之所缚一切皆无常

欲得度世者悉舍诸欲着

是名曰道迹流下无为然

其修行者所观如是。自察其身则是毒蛇。假引譬言。若城失火。中有富者为众导师。见舍烧坏甚大愁愦。心自念言。作何方计出中要物。则退思之。吾有一箧中有众宝在某屋藏。好明月珠上妙珍物而皆盛满价数无极。其余无计。心怀恐惧适欲前行。畏火见烧贪于宝物不顾身命。突前入火至宝藏箧。边有蚖箧。尔时导师既畏盛火烟熏其目。心中愦愦不自觉知。不谛省察。娱取蚖箧挟之走出。贼随其后追欲夺之。适见贼追则而驰走。贼逐不置遥咄呼言。如是及卿伤害杀汝。设使舍箧便有活望。假令不舍命在不测。导师见贼逼之欲近。念失财宝又不济命。则更思之。我当解箧取中要者以着怀中置余退去。尔乃安隐。则开箧视唯见毒蛇。乃知非宝是蛇蚖耳。修行如是。已逮道谛见一切形皆犹毒蛇。以是之故得至于观。欲求观者当作是察。于是颂曰。

譬如炽火然人遽出要器

反挟于蚖箧谓是珍宝物

发箧见弊恶毒蚖盛满中

其时便即弃尔乃知非宝

修行计如是谛观计本无

以解于四谛睹身如四蚖

作是行谛观常思念道德

以逮得无为除苦乃获安

自度入脱门免他诸瑕秽

是故分别说观察无常法


修行道地经全文(第七卷)


学地品第二十五

勇猛于善力面光如金华

神足超疾风自游所至方

身德成无极调顺能忍辱

佛乐戒定安众归愿稽首

行步庠序无冥尘其德无底所愿安

佛无等伦常无著愿归命尊莫能喻

佛执巧便法为弓以此降伏邪怨敌

除尽尘劳众瑕垢愿归命佛一心礼

其修行者已得道迹。见诸五乐皆归无常。不能尽除。所以者何。用见色声香味细滑之念。于是颂曰。

已得成就为道迹思智慧解五乐无

睹爱欲界如怯马心不着色续未断

譬如梵志子净洁自喜。诣于舍后卒污其指。行语金师。指污不净以火烧之。金师谏曰。勿发是心。有余方便除此不净。灰土拭之以水洗之。设吾火烧卿不能忍。火之毒痛自触其身更甚于前。梵志子闻即怀嗔恚。便骂金师。莫以己心量度他人。自不能忍谓人不堪。吾无所欲。用手有垢不敢行路。畏人触我吾傥近人。而身有学三经之本及知六艺。学于谈语了知所应。能相万物。分别其义次第章句。识于三光天文地理。学六十四相。知人禄命贫富贵贱安处田宅。晓百鸟之语预知灾变。睹彼他国多有怨贼欲危此土。当时日灾风雨失度有变星出。美人青绛。别于男女牛马鸡羊之相。预知五谷旱涝贵贱。识其星宿进止举动。别其水旱衰耗多少。占有大水若所破坏。见日月蚀出入之变。若有怀躯别其男女。晓知军法战斗之事。深知古今。睹了五星荧惑所处十二之时昼夜百刻。能晓医道风寒热病疮痍少小以何疗之。知日月道所从由行。其色所变皆为何应。山崩地动星陨之怪。诸宿所属而奉天神。古人学术皆能别之无不开通。占彗星出当计何瑞。曷因不净着吾手指。勿得停久当随我言除其指秽也。金师闻之。烧钳正赤以镊彼指。年少得热痛不能忍。掣指着口。金师大笑。谓年少言。卿自称誉聪明博学。采古知今无不开通清净无瑕。于今云何持不净指含着口中。年少报曰。不遭痛时见指不净。适遇火毒即忘指秽。道迹如是。本长夜习在爱欲瑕。须臾之间离于情欲。适见好色淫意为动。所以者何。诸根小制未得尽定。于是颂曰。

已见色欲本所习虽使解义至道迹

头戴想华续闻香如江诣海志欲然

道迹自念。我身不宜习于淫欲。如余凡夫说情欲秽乐于无欲。灭尽然炽习污露观昼夜不舍。习如是者淫怒痴鲜得往来道。一返还世断勤苦原。已得往还于诸爱欲无起清净淫怒痴薄。心尚未断因有恼患。譬如男子有妇端正面貌无瑕。以诸璎珞庄严其身。夫甚爱敬。虽有是色淫鬼非人也。唯人血肉以为饮食。有人语夫。卿妇罗刹肉血为食。夫不信人数数语之。夫心遂疑意欲试之。夜佯卧出鼾声如眠。妇谓定寐。窃起出城诣于冢间。夫寻逐后。见妇脱衣及诸宝饰却着一面。面色变恶口出长牙。头上焰烧眼赤如火。甚为可畏。前近死人。手掴其肉口啮食之。夫见如是。尔乃知之非人是鬼。便还其家卧于床上。妇便寻还来趣夫床。复卧如故。其夫见妇庄严璎珞面色端正尔乃亲近。假使念之在于冢间啖死人肉心即秽厌。又怀恐怖得往还道。若见外形端正殊好淫意为动。设说恶露瑕秽不净淫意为灭。于是颂曰。

变化人身如脱铠作淫鬼形诣冢间

便啖死尸如食饭夫尔乃知是罗刹

得往还道者心自念言。吾于欲界三结已薄其余鲜耳。逮望圣谛见爱欲之瑕。多苦少安不宜习欲。如凡众庶志在情欲。若如苍蝇着于死尸。吾何方便除淫怒痴令灭无余。得尽漏禅然后安隐如净居天。于是颂曰。

已得于往还修行一反生

则见欲不可习之未永断

淫欲火虽炽不能危其心

以作恶露观增欲如罗刹

譬如有人在于盛暑。不能堪热求扇自扇慕水洗浴。往来如是。见淫怒痴以为甚热。念求不还道。于是颂曰。

成二吉祥道行未永除欲

以得无漏禅行即梵天同

其身诸有热水冷以除之

往求不还道获此则清凉

尔时修行作恶露观。永脱色欲及诸怒痴。谛见五阴所从起灭。灭尽为定知见如是。便断五结而无阴盖。得不还道。不退还世以脱爱欲。无有诸碍淫鬼之患。于是颂曰。

以脱爱欲疾病困常恶露观除诸患

永离恐畏远苦安成不还道等第三

即获清凉无有众热。若睹色欲常见不净则知瑕秽。譬如远方有估客来若当疲极。二十九日冥无月光夜半来到。城门复闭绕至南墙。下有汪水天雨之潦也。解装住边。死尸人形鸡狗象畜蛇虫之属。悉在水中或沈或浮。百千万虫跳[跳-兆+梁]身中。发毛浮出。城内扫除及漏秽水悉归此汪。于是颂曰。

譬如城傍有大水不可目察况饮者

远方人来值门闭众共止住此池边

时众人中或有远客。初未曾至于此国土。不识是非。疲极既渴脱衣入洗。恣意饮水饱满卧出。于是颂曰。

其人初来诣此国入于水浴除诸热

祭祠水神饮解渴甚大疲极因卧寐

明日早起天向欲晓。疲解觉已见于水中恶露不净。或有舍走闭目不视。或自覆鼻又欲强吐。尔乃知水垢秽不净。于是颂曰。

已得第三道见欲乐不安

入禅定无患睹欲如瑕水

尔时修行乐于禅定省于爱欲。如彼估客恶不净水。譬如婴儿自取屎弄。年小长大舍前所戏。更乐余事。年适向老悉舍诸乐。以法自乐。修行已得不还之道亦复如是。见诸生死五道所乐。犹小儿戏也。转更精进欲脱终始。不乐求生。于是颂曰。

譬如有小儿在地弄不净

年遂向长大舍戏转乐余

修行亦如是求获度三界

尔时遂精进具足成四道

譬如远国有众估人。从东方来止城外园。时彼城中有一谄人多端无信。诈作饮食华香异服。往诣导师前问起居。多贺远至道路无他。饥渴日久始乃奉面。今与小食垂哀见受。导师即纳。又有更启。宁可入城。吾有大舍中有好殿具足细滑。舍有井泉溷厕别异。诸树行列器物备有。愿屈威光抂德入城。说此欺竟即舍之去。于是颂曰。

有人怀谄欺见远众估客

奉迎供导师饮食后说曰

吾身有一殿高大乐巍巍

其人无诚信诈语便舍去

尔时城中有大长者。悉闻彼人诈欺导师。即自出迎谓导师言。莫信彼人居止其堂。秽浊涝水在其堂后。屎尿恶露普流趣前。以是之故不可止顿。导师闻之答长者曰。堂虽有臭可设方便。烧香散华以除其秽。于是颂曰。

长者怀亲念故往诣导师

语之斯堂边有臭秽不净

导师闻此言则反答之曰

虽臭施方便烧香散众花

尔时长者谓导师曰。当复有难。诸弊恶虫皆在其中。以肉血脉而为饮食。假使饥者穿卿囊里啮坏装物。导师答曰。吾当给之。随其所食令不穿物。于是颂曰。

多有弊虫处在堂须肉血脉而为食

我能供给随所乏导师以此答长者

长者报导师。其堂四角有四毒蚖。凶害喜诤不可近附。以何方便而安此蚖。导师答曰。吾能晓之。施药神咒令无所犯。于是颂曰。

有四毒蚖在其堂弊恶怀害欲相危

以若干药及神咒能除毒蚖所怀结

于是长者复谓导师。又有大难。墙之故基如是当崩。壁垣倾危不可依怙。导师答曰。设有此难吾不能处。亦无方便令不崩危。所以者何。傥其危败者失命之难。于是颂曰。

设堂久故欲崩坏假使倾覆不可护

导师则报长者曰有是恐惧吾不处

彼时导师具闻说堂诸难之瑕。又自目睹。心即远离不肯居之也。不还如是。闻世尊教审知圣谛。不乐生死终始之患。于是颂曰。

已得不还离众苦修行则求无量安

不慕生死如毛发譬如导师不处堂

解喻。堂者。谓人身也。秽浊水者。谓九疮孔常出不净。虫满水者。谓身中八十种虫常食躯中肉血骨髓者也。平地治墙者。谓供养身给以饮食。其四蚖者。谓身四大地水火风。堂朽故危昼夜欲崩者。谓老病死。其修行者昼夜方便欲免众难。其导师者。谓不还道。修行专精听世尊教。睹于三界皆见炽然。目所察形悉归无常不离朽败。譬如导师见大堂危。于是颂曰。

蚖蛇而怀毒弊恶叵触近

各处在四角谓人身四大

朽败欲倾危谓身有增减

常遭众苦恼老病死穷道

城中谀谄人以喻漏禅智

其人入贪欲恩爱之挂碍

持禁戒长者谓师无著哀

常救济修行使度众苦难

譬如大估客中有导师者

佛子服甘露以得无著道

师为行者讲苦空非常身

谛睹于三界扰动而不安

当求一心至无学地谛见无著。于是颂曰。

佛愍众生演能济一切苦

吾察佛诸经叹说无学地


修行道地经全文(第七卷)


无学地品第二十六

其王放醉象凶害牙甚利

诸龙怀毒气皆化令调伏

救护众恐难逮得常自在

十力佛无终吾礼及弟子

诸天龙神奉大圣吉祥人民皆归命

悉以恭敬得度脱众圣所宗愿稽首

其修行者已在学地不乐终始。已无所乐不贪三界。超色无色断一切结。志念根力及诸觉意。见灭为寂是谓永定。睹观如是。离色无色远戏自大。于是颂曰。

心已住学地晓了诸学意

制于生死畏灭恐无所乐

众患尽无余所见如审谛

除戏及自大消痴亦如是

修行自念。当知今时已成罗汉得无所著。诸漏永尽修洁梵行。所作已办弃捐重担。逮得己利生死则断。获平等慧超出沟堑。锄去秽草无有穿漏。成圣贤幢已度彼此。于是颂曰。

修行住学地不动成圣道

已逮得己利度苦常获安

盛热山源竭永尽无流水

奉敬离调戏是谓无所著

已断五品为人中上。于是颂曰。

已断于五品具足成六通

蠲除诸尘劳如水浣衣垢

而离生死患依度得安隐

是谓为政士最上无尘埃

斯谓阿罗汉得无所著。应服天衣处于神宫。游居紫殿饮食自然。百种音乐常以乐之。欢喜踊跃便从坐起。口宣扬言。今者吾身为十力子。逮得是者天上世间一切众祐。其奉敬者增益天种损阿须伦。于是颂曰。

巍巍四德成六通忍辱之慧求最上

顺于佛教致究竟是故讲说无学地

无学品第二十七

方便胜众苦永脱诸恩爱

已离生死恼灭尽于尘劳

如日出除云尊离诸爱冥

归命佛圣道无痛长安隐

已度诸入界如人出牢狱

譬如紫磨金在火而无损

至定泥洹寂未曾爱于身

佛以逮甘露吾愿稽首礼

其修行者住于有余泥洹之界。毕故不造不复受身。而心专一未曾放逸。在诸色声香味细滑。离一切着无复取舍。穷尽苦根。于是颂曰。

已得度无为永都无所欲

立于有余地毕故不造新

不在色声香诸味细滑断

譬之若莲花不着于尘水

诸根为已定不随诸入惑

如金不杂铁永与生死别

无有因缘着尔乃长安隐

是谓闲居行灭尽勤苦根

譬如烧铁令其正赤。以锤锻之。其上垢除稍稍还冷。不知其火热之所凑也。修行如是。设至无余泥洹之界。而灭度者渐渐免苦。是故此经名曰修行。于是颂曰。

若如以锤锻烧铁火焰忽出便复灭

其修行法亦如是以得灭度不知处

譬如天雨而有泡其泡适坏不知处

设有行者得灭度永不可知其所凑

诸天神仙龙人民不见度者何所至

其修行者非常空聪明智慧得灭度

假令行者以获斯计于甘露莫踰是

尔乃觉了长安隐已得灭度令无余

其佛世尊说是喻如锤锻铁火炎出

以渐向于灭度者永不可知神所趣

已得灭度道平等解如是

佛智慧明者其神安不动

已济诸瑕秽生死自大离

获致彼无欲清净淡如渊

其有奉行是道地教。渐得解脱至于无为。于是颂曰。

其求无为欲灭度永离浊乱逮甘露

当讲说斯修行经从佛之教冥获炬

其有说此经假使有听者

佛当示其路常安无穷极

学如是者便得究竟。修行道地心如虚空。五通自然不惧终始。永若灯灭。

本文链接:修行道地经全文(第七卷)

上一篇:禅源诸诠集全文 第三卷

下一篇:第二卷 佛说最上根本大乐金刚不空三昧大教王经全文

热门精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