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小品经

第四卷 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全文

作者:鸠摩罗什 时间:2019-05-30 10:27:27阅读次数:

大悲咒大悲咒全文大悲咒念诵

第四卷 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全文

叹净品第九

尔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是净甚深!”

佛言:“净故。”

“世尊,是净明。”

佛言:“净故。”

“世尊,是净不生欲界、不生色界、不生无色界。”

佛言:“净故。”

“世尊,是净无垢无净。”

佛言:“净故。”

“世尊,是净无得无果。”

佛言:“净故。”

“世尊,是净不作不起。”

佛言:“净故。”

“世尊,是净无知,

佛言:“净故。”

“世尊,是净不知色,不知受、想、行、识。”

佛言:“净故。”

“世尊,般若波罗蜜于萨婆若不增不减。”

佛言:“净故。”

“世尊,般若波罗蜜净故,于法无所取。”

佛言:“净故。”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我净故色净。”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我净故受、想、行、识净。”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我净故果净。”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我净故萨婆若净。”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我净故无得无果。”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我无边故色无边。”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我无边故受、想、行、识无边。”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如是,如是,名菩萨般若波罗蜜耶?”

“须菩提,毕竟净故。”

“世尊,般若波罗蜜非此岸,非彼岸,非中流。”

佛言:“毕竟净故。”

“世尊,菩萨若如是亦分别,即失般若波罗蜜,即远般若波罗蜜,”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从名相故生著。”

“希有,世尊!善说般若波罗蜜中著。”

尔时,舍利弗语须菩提:“何因缘故名为著?”

“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分别色空,即名为著;分别受、想、行、识空,即名为著;分别过去法、未来法、现在法,即名为著;初发心菩萨得若干福德,即名为著。”

释提桓因问须菩提言:“何因缘是事名为著?”

“憍尸迦,是人分别是心,以是心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憍尸迦,心性不可回向,是故菩萨若欲教他化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应如诸法实相示教利喜,如是则不自伤,是佛所许,是佛所教,善男子、善女人亦离诸著。”

尔时,佛赞须菩提言:“善哉!善哉!汝能示诸菩萨著法。须菩提,我当更说微细著法,汝今善听。”

须菩提言:“唯然受教。”

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取相念诸佛,随所取相,皆名为著。过去、未来、现在诸佛,所有无漏法皆随喜,随喜已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亦是著。何以故?须菩提,诸法性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不可取相,不可缘,不可见,不可闻,不可觉,不可知,不可回向。”

“世尊,是诸法性甚深!”

佛言:“毕竟离故。”

“世尊,我敬礼般若波罗蜜。”

佛言:“佛得是无作法故。”

“世尊,佛得一切法。”

“如是,须菩提,如来得一切法。须菩提,法性唯一,无二无三,是性亦非性非作。须菩提,菩萨能如是知,则离诸著。”

“世尊,般若波罗蜜甚为难知。”

“须菩提,无有知者故。”

“世尊,般若波罗蜜不可思议。”

“须菩提,般若波罗蜜不可以心知故。”

“世尊,般若波罗蜜无所作。”

“须菩提,作者不可得故。”

“世尊,菩萨当云何行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若菩萨不行色,即行般若波罗蜜;不行受、想、行、识,即行般若波罗蜜。若不行色不满足,即行般若波罗蜜;不行受、想、行、识不满足,即行般若波罗蜜。何以故?色不满足则非色,受、想、行、识不满足则非识,若能如是行不满足相,即行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言:“希有,世尊!于诸著中说无所著。”

“须菩提,若菩萨不行色,不著相,即行般若波罗蜜;不行受、想、行、识,不著相,即行般若波罗蜜。菩萨如是行,于色不生著,于受、想、行、识不生著,于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辟支佛道不生著,乃至萨婆若亦不生著。何以故?过诸著故名无碍萨婆若。须菩提,菩萨欲过诸著,应如是思惟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白佛言:“希有,世尊!是法甚深,若说不减,不说亦不减,若说不增,不说亦不增。”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如佛尽寿称赞虚空,虚空不减,不称赞亦不减,称赞不增,不称赞亦不增。须菩提,譬如称赞幻所化人亦不喜,不称赞亦不瞋。须菩提,诸法性亦如是,若说亦不增,不说亦不减。”

“世尊,菩萨所为甚难,修行般若波罗蜜时,心无增减亦不退不转。世尊,修习般若波罗蜜,如修习虚空。世尊,菩萨为度一切众生故,发大庄严应当敬礼。世尊,菩萨为众生故发大庄严,如人与虚空共斗。世尊,菩萨为众生故发大庄严,如人与虚空诤讼。世尊,是菩萨名为发大庄严。世尊,菩萨为众生故发大庄严,如人欲举虚空。世尊,是菩萨名为度精进彼岸,名为勇健,名为同虚空诸法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会中有一比丘作是念:“我敬礼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中,无有法生,无有法灭。”

尔时,释提桓因语须菩提:“若菩萨修习深般若波罗蜜,为修习何法?”

“憍尸迦,若菩萨修习深般若波罗蜜,即是修习虚空。”

释提桓因白佛言:“世尊,若人能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我当守护。”

须菩提语释提桓因:“汝见是法可守护耶?”

释提桓因言:“不见也。”

“憍尸迦,若菩萨如般若波罗蜜所说行,即是守护。若菩萨或时远离般若波罗蜜,人若非人则得其便。憍尸迦,若人欲守护行般若波罗蜜者,则为欲守护虚空。憍尸迦,于意云何?汝能守护响不?”

释提桓因言:“不能也。”

“憍尸迦,菩萨亦如是,行般若波罗蜜,知一切法空,如响如是,亦不分别,当知是为行般若波罗蜜。”

尔时,佛以神力,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四天王天及诸释提桓因、娑婆世界主诸梵天王,皆来至佛所,头面礼佛足,却住一面。四天王、诸释提桓因、诸梵天王等,以佛神力得见千佛;如是相,如是名说般若波罗蜜品者,皆名须菩提;难问者,亦如释提桓因。弥勒菩萨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于此土说般若波罗蜜。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弥勒菩萨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于是处云何说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弥勒菩萨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说般若波罗蜜,不说色空,不说受、想、行、识空,不说色缚,不说色解,不说受、想、行、识缚,不说受、想、行、识解。”

须菩提言:“世尊,般若波罗蜜清净。”

佛言:“色净,故般若波罗蜜清净;受、想、行、识净,故般若波罗蜜清净。”

佛言:“虚空净,故般若波罗蜜清净;色无染,故般若波罗蜜清净;受、想、行、识无染,故般若波罗蜜清净。须菩提,虚空无染,故般若波罗蜜清净。”

“世尊,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者,终不横死,若干百千诸天皆共随从。若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二十三日、二十九日、三十日,在在处处说般若波罗蜜,其福甚多。”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是人说般若波罗蜜,得福甚多。须菩提,般若波罗蜜多有留难。何以故?般若波罗蜜是大珍宝,于法无所著,无所取。所以者何?谓诸法无所有不可得故。须菩提,般若波罗蜜无所得故,无能染污。何以故?般若波罗蜜以无法故,名为无染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无污故,诸法亦无污,若如是亦不分别,名为行般若波罗蜜。须菩提,般若波罗蜜无有法若见、若不见,无有法若取、若舍。”

是时,若干百千诸天子踊跃欢喜,于虚空中同声唱言:“我于阎浮提再见法轮转。”

须菩提语诸天子:“非初转,非二转。何以故?般若波罗蜜法中无转无还。”

佛告须菩提:“摩诃波罗蜜是菩萨般若波罗蜜,所谓于一切法无转无著,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所得,转法轮时亦无所转,无法可还,无法可示,无法可见,是法不可得故。何以故?须菩提,空不转不还,无相无作、无起无生、无所有不转不还,如是说名为说般若波罗蜜。无听者,无受者,无证者,亦无以法作福田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无边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虚空无边故。

“世尊,正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平等故。

“世尊,离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性离故。

“世尊,不可破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可得故。

“世尊,无处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形无名故。

“世尊,无去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来故。

“世尊,无夺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可取故。

“世尊,尽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尽故。

“世尊,无生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生故。

“世尊,无作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作者不可得故。

“世尊,不出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出者不可得故。

“世尊,不至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无退没故。

“世尊,无垢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烦恼清净故。

“世尊,无污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处不污故。

“世尊,不灭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离前际故。

“世尊,幻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生故。

“世尊,梦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意识平等故。

“世尊,不戏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戏平等故。

“世尊,不念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念不生故。

“世尊,不动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法性常住故。

“世尊,离欲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虚诳故。

“世尊,不起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分别故。

“世尊,寂灭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相不可得故。

“世尊,无烦恼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过咎故。

“世尊,无众生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众生际不可得故。

“世尊,不断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起故。

“世尊,无二边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著故。

“世尊,不异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和合故。

“世尊,不著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不分别声闻、辟支佛地故。

“世尊,不分别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分别平等故。

“世尊,无量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量法不生故。

“世尊,虚空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障碍故。

“世尊,不生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起故。

“世尊,无常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失故。

“世尊,苦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苦恼故。

“世尊,无我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所贪著故。

“世尊,空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所得故。

“世尊,无相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相不可得故。

“世尊,无作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所成故。

“世尊,力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可破故。

“世尊,无量佛法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过算数法故。

“世尊,无所畏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心不没故。

“世尊,如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不异故。

“世尊,自然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诸法无性故。”

不可思议品第十

尔时,释提桓因作是念:“若人得闻般若波罗蜜者,当知是人已曾供养诸佛,何况受持读诵,如所说学,如所说行!若人闻说深般若波罗蜜,受持读诵如所说行,当知是人已曾多供养佛,广问其义,于过去诸佛闻深般若波罗蜜,不惊不怖。”

尔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能信解深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如阿毗跋致。何以故?世尊,若人于过去世,不久行深般若波罗蜜,则不能信解。世尊,若有诽谤拒逆般若波罗蜜,当知是人久已诽谤拒逆般若波罗蜜。何以故?是人于深般若波罗蜜,无有信心,无清净心,亦不问诸佛及诸佛弟子所疑。”

尔时,释提桓因语舍利弗:“是般若波罗蜜甚深!若不久行菩萨道不能信解,有何可怪?若人敬礼般若波罗蜜,即是敬礼萨婆若智。”

舍利弗言:“如是,如是,憍尸迦,若人敬礼般若波罗蜜,即是敬礼萨婆若智。从般若波罗蜜生诸佛萨婆若智,从萨婆若智还生般若波罗蜜,菩萨应如是住般若波罗蜜,应如是习般若波罗蜜。”

释提桓因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名为住般若波罗蜜?名为习般若波罗蜜?”

佛告释提桓因言:“善哉!善哉!憍尸迦,汝能问佛是义,汝所问者皆是佛力。憍尸迦,若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住色,若不住色,即是习色;不住受、想、行、识,若不住识,即是习识。

“复次,憍尸迦,若菩萨不习色,若不习色即不住色;不习受、想、行、识,若不习识即不住识。如是,憍尸迦,是名菩萨习般若波罗蜜、住般若波罗蜜。”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甚深无量无底!”

佛告舍利弗:“若菩萨摩诃萨不住色甚深,是为习色甚深;不住受、想、行、识甚深,是为习识甚深。

“复次,舍利弗,若菩萨摩诃萨不习色甚深,是为不住色甚深;不习受、想、行、识甚深,是为不住识甚深。”

“世尊,深般若波罗蜜,应于阿毗跋致菩萨前说,是人闻是不疑不悔。”

尔时,释提桓因语舍利弗:“若于未受记菩萨前说当有何咎?”

“憍尸迦,若未受记菩萨得闻深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久发大乘心近于受记,不久必得受记,若过一佛、二佛,当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佛言:“如是,如是,舍利弗,若未受记菩萨得闻深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久发大乘心。”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今当说譬喻。”

佛言:“乐说便说。”

“世尊,譬如求菩萨道者梦坐道场,知是菩萨当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求菩萨道者得闻深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久发大乘心,善根成就近于受记,不久必得受记。”

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汝承佛神力复更说之。”

“世尊,譬如有人欲过险道,若百由旬、若二百、若三百、若四百、若五百由旬,欲出难时先见诸相,若见放牛羊者,若见疆界,若见园林,见如是相故,当知此中必有城邑聚落,见是相已作是念:‘如我所见之相,城邑聚落去此不远。’其心安隐,不复畏有怨家贼害。世尊,菩萨亦如是,若得闻深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近于受记,不久必得受记,尔时不畏堕声闻、辟支佛地。何以故?是菩萨得是本相,所谓得见深般若波罗蜜,得闻深般若波罗蜜。

“世尊,譬如有人欲见大海,稍稍前行若见树若树相,若见山若山相,当知是中去海尚远,若不见树无树相、不见山无山相,当知大海去是不远,大海深故无有山树,是人虽不见海知必近之。世尊,菩萨亦如是,得闻深般若波罗蜜,虽未于现在诸佛前受记,自知必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我得见闻供养深般若波罗蜜故。


第四卷 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全文

“世尊,譬如春时树叶零落,当知此树华叶果实将生不久。何以故?本相现故,阎浮提人见树本相,皆悉欢喜作是念:‘是树不久当生华叶果实。’世尊,菩萨亦如是,若得见闻深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善根成就宿世善根因缘故。今得深般若波罗蜜会中曾有见佛诸天,皆大欢喜作是念:‘先诸菩萨亦有如是受记本相,是菩萨不久当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世尊,譬如女人怀妊,转转不便,身体疲极不乐事务,眠卧不安食饮转少,苦恼在身不欲语言,厌本所习不复忆乐,本相现故,当知是女将产不久。菩萨善根成就亦复如是,若得见闻思惟深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不久得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汝所乐说者,皆佛神力。”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说诸菩萨事。须菩提,是诸菩萨摩诃萨长夜多所利益,多所安隐,多所安乐,怜愍世间,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诸天人演说法要。”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云何得具足修习行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不见色增,是为行般若波罗蜜;不见受、想、行、识增,是为行般若波罗蜜;不见色减,是为行般若波罗蜜;不见受、想、行、识减,是为行般若波罗蜜;乃至不见法,不见非法,是为行般若波罗蜜。”

“世尊,如佛所说不可思议。”

“须菩提,色不可思议,受、想、行、识不可思议。若菩萨不分别色不可思议,不分别受、想、行、识不可思议,是为行般若波罗蜜。”

“世尊,般若波罗蜜如是,谁能信解?”

“须菩提,若久行菩萨道者。”

“世尊,云何菩萨得名久行?”

“须菩提,若菩萨行般若波罗蜜,不分别佛十力、四无所畏,乃至不分别萨婆若,是名久行。何以故?佛十力不可思议,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不可思议,乃至萨婆若不可思议,色不可思议,受、想、行、识不可思议,一切法亦不可思议。菩萨如是行者,是名无处所行而行般若波罗蜜,是故名为久行。”

“世尊,般若波罗蜜甚深,般若波罗蜜是珍宝聚,如虚空清净。希有,世尊!般若波罗蜜多起留难,若欲书写者,乃至一岁当疾书成。”

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欲书写读诵、如所说行般若波罗蜜乃至一岁,当疾疾为之。须菩提,珍宝法多有怨贼。”

“世尊,般若波罗蜜,恶魔常欲伺求断绝。”

“须菩提,恶魔虽欲伺求断绝,亦不能得。”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谁神力故,恶魔不能留难般若波罗蜜?”

“舍利弗,佛神力故,恶魔不能留难。舍利弗,亦是十方无量世界现在诸佛神力故,恶魔不能留难。诸佛皆共护念是菩萨故,恶魔不能得便。何以故?舍利弗,菩萨为诸佛所护者,法应无有留难。何以故?舍利弗,若人书写读诵说般若波罗蜜,十方无量阿僧祇现在诸佛法应护念。若有诵般若波罗蜜,当知是菩萨佛护念故能诵通利。”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能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当知是人佛眼所见。”

“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能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乃至书写,当知是人佛眼所见。舍利弗,若求佛道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则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自书,若使人书,书已受持读诵,以是因缘其福甚多。舍利弗,如来灭后般若波罗蜜当流布南方,从南方流布西方,从西方流布北方。舍利弗,我法盛时无有灭相,北方若有乃至书写受持供养般若波罗蜜者,是人亦为佛眼所见、所知、所念。”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后五百岁时,般若波罗蜜当广流布北方耶?”

“舍利弗,后五百岁当广流布北方。其中善男子、善女人闻般若波罗蜜,受持读诵修习,当知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世尊,北方当有几所菩萨能受持读诵修习般若波罗蜜?”

“舍利弗,北方虽多有菩萨能读听受般若波罗蜜,少能诵利修习行者,是人得闻亦不惊不怖,是人曾已见佛咨请问难。当知是人为能具足行菩萨道,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能利益无量众生。何以故?舍利弗,我为是善男子、善女人,说应萨婆若法,是人转身,亦复乐说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一心和同,乃至魔王不能坏其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是人闻般若波罗蜜,心大欢喜,心得清净,令多众生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根。是善男子、善女人于我前作是言:‘我等行菩萨道,常当以法示教利喜无量百千万众生,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舍利弗,我观其心则生随喜,是人行菩萨道,当以法示教利喜无量百千万众生,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善男子、善女人心乐大乘,愿生他方现在佛前说法之处,于彼续复广闻说般若波罗蜜,于彼佛土,亦复以法示教利喜无量百千万众生,令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舍利弗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于过去、未来、现在诸法,无法不知,无法不识。如来于未来世,诸菩萨以多欲多精进,勤求般若波罗蜜,是善男子、善女人有求而得,有不求而得,如来悉知。”

“舍利弗,多有善男子、善女人精进不懈故,般若波罗蜜不求而得。”

“世尊,是善男子、善女人,余经应六波罗蜜者,亦不求而得耶?”

“舍利弗,若有余应诸波罗蜜深经,是善男子、善女人亦不求而得。何以故?舍利弗,法应尔。若有菩萨为诸众生,示教利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自于中学,是人转身,应诸波罗蜜深经亦不求而得。”

魔事品第十一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已说善男子、善女人功德,云何起留难?”

“须菩提,若说法者不即乐说,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乐说不止,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说法者说不究竟,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傲慢自大,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互相嗤笑,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互相轻蔑,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其心散乱,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心不专一,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行者作是念:‘我于般若波罗蜜不得气味。’从座而去,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行者作是念:‘我于般若波罗蜜中无有受记。’心不清净从座而去,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行者作是念:‘般若波罗蜜中不说我名。’心不清净,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行者作是念:‘般若波罗蜜中不说我生处,若城邑聚落。’以是因缘不乐闻说般若波罗蜜,便弃舍去,随所起念辄却若干劫数乃复还得修菩萨道,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诸经不能至萨婆若者,菩萨舍般若波罗蜜而读诵之,是菩萨则为舍本而取枝叶。何以故?是菩萨因般若波罗蜜,能成就世间、出世间法;学般若波罗蜜,能学世间、出世间法。若舍般若波罗蜜,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譬如有狗舍主所与食分,反从作务者索,如是,须菩提,当来世或有菩萨,舍深般若波罗蜜,反取余声闻、辟支佛经,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譬如人得象不观,反寻其迹。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得深般若波罗蜜而弃舍之,反于声闻、辟支佛经求萨婆若。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譬如人欲见大海,见已反求牛迹水,作是言:‘大海水能多是耶?’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当来世菩萨亦如是,得深般若波罗蜜而弃舍之,反读诵声闻、辟支佛经。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譬如工匠欲造如帝释胜殿,而反揆度日月宫殿。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当来世菩萨亦如是,得深般若波罗蜜而弃舍之,反于声闻、辟支佛经中求萨婆若。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譬如人欲见转轮王,见已,不知作是念:‘转轮王形貌威德云何?’见诸小王取其形貌,作是言:‘转轮王形貌威德如是相耶?’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当来世菩萨亦如是,得深般若波罗蜜而弃舍之,反于声闻、辟支佛经中求萨婆若。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譬如饥人舍百味食,反食六十日饭。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得深般若波罗蜜而弃舍之,反于声闻、辟支佛经中求萨婆若。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譬如人得无价宝珠而比水精。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当来世菩萨亦如是,得深般若波罗蜜,而比声闻、辟支佛经,于中求萨婆若。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若多说余事妨废般若波罗蜜,菩萨当知是为魔事。”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可得书读诵说耶?”

“不也,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书写文字,而作是念:‘我书般若波罗蜜。’即是魔事。须菩提,尔时应教是善男子、善女人,汝等勿谓,但以书写文字,便作是念言:‘我书般若波罗蜜。’诸善男子以是文字示般若波罗蜜义,是故汝等勿著文字。若著文字,菩萨当知是为魔事;若不贪著,即舍魔事。

“复次,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忆念诸方国土、城邑、聚落、国王、怨贼、战斗之事,忆念父母、兄弟、姊妹,恶魔令生如是等念,妨废般若波罗蜜,菩萨皆应觉之,须菩提,如是当知亦是魔事。

“复次,须菩提,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供养事起,衣服、饮食、卧具、医药、资生之物,妨废般若波罗蜜,菩萨皆应觉之。须菩提,如是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恶魔作因缘,令菩萨得诸深经,有方便菩萨于此深经不生贪著,无方便菩萨舍般若波罗蜜取是深经。须菩提,我于般若波罗蜜中,广说方便应于中求,而反于余深经声闻、辟支佛法中求索方便。于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如是,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听法者欲闻般若波罗蜜,说法者疲懈不乐为说,须菩提,如是不和合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身不疲极乐说般若波罗蜜,听法者欲至余国,不得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如是不和合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听法者有念力、智力,乐欲听受读诵般若波罗蜜,说法者欲至余国,不得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如是不和合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贵于财物、衣服、饮食,听法者惜不与之,不得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如是不和合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听法者有信乐心,欲供养说法者,而说法者诵习不利,听法者不乐听受,不得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如是不和合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心乐为说,听法者不乐听受,不得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如是不和合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身重疲极,睡眠所覆不乐言说,听法者乐欲听受读诵,如是不和合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有人来说三恶道苦,地狱中有如是苦,畜生饿鬼中有如是苦,不如于是身尽苦取涅槃,何用更生受是诸苦?如是,须菩提,菩萨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时,若有人来赞叹天上快乐,欲界中有极妙五欲快乐,色界中有禅定快乐,无色界中有寂灭定乐,是三界乐,皆无常、苦、空、坏败之相,汝于是身,可取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不须更受后身,菩萨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爱乐徒众,作是言:‘若能随我,当与般若波罗蜜。若不随我,则不与汝。’以此因缘,多人随从时,说法者欲经崄难危命之处,语诸人言:‘善男子,汝等知不,何用随我经此险难?善自筹量无得后悔。’而作是言:‘何故至此饥饿怨贼之中?’说法者以此细微因缘舍离诸人,听法者作是念:‘是舍离相,非与般若波罗蜜相。’不得书读诵说般若波罗蜜,如是不和合,菩萨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欲经恶兽、虎、狼、师子、怨贼、毒害、无水之处,说法者语诸人言:‘汝等知不,我所至处,经过恶兽、怨贼、毒害、无水之处,汝等岂能受如是苦?’说法者以此细微因缘而舍离之,诸人不复随从,作是念:‘是舍离相,非与般若波罗蜜相。’即便退还,须菩提,如是诸难,菩萨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说法者重于檀越,以此因缘常数往返,以是事故语听法者:‘诸善男子,我有檀越应往问讯。’诸人念言:‘是为不与我般若波罗蜜相。’即时舍离,不得学习书读诵说,如是不和合,菩萨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恶魔勤作方便,欲令无人读诵修习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恶魔云何勤作方便,令人不得读诵修习般若波罗蜜?”

“须菩提,恶魔诡诳诸人,作是言:‘此非真般若波罗蜜,我所有经是真般若波罗蜜。’须菩提,恶魔如是诡诳众人,未受记者,当于般若波罗蜜中生疑,疑因缘故,不得读诵修习般若波罗蜜。如是,须菩提,菩萨当知亦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复有魔事,若菩萨行般若波罗蜜,即证实际取声闻果。如是,须菩提,菩萨当知亦为魔事。”

本文链接:第四卷 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全文

上一篇:八大灵塔梵赞全文

下一篇:佛说大灌顶神咒经全文 第四卷

李罕诵大悲咒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为利乐一切众生而宣说,无论是消障除难、得善遂愿,还是究竟的觉证解脱,《大悲咒》都能因其不可思议的大方便威神之力广为利乐。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大悲咒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最新推荐

经藏网